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凯莉的秘密花园][作者:姬小路]
[凯莉的秘密花园][作者:姬小路]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384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健身房的冲突

  胡凯莉,今年24岁,在纽约唐人街一家非常普通的健身房当健身教练。健身教练的工作是很无聊的,今天她穿了一套粉红色的运动服,一双运动鞋,像往常一样回健身房上班,但是,一切也许从今天开始改变!

  本来,今天跟往常也没什么不一样,但是就在下午差不多3点钟的时候,健身房来了三个不速之客——三个身材很辣的女孩子,胡凯莉以前从来没有见她们来过,这个健身房一般来的都是熟客,所以这三个女子一进门就引起了胡凯莉的注意。为首的女子名叫泰娜,他跟凯莉差不多高,都有一米七的样子,泰娜和她的同伴走到一台练举重的机器前面,那台有一个小个子男生在用,「你个残废赶快滚开,我要用!」泰娜大声吼道。那个小个子用求助的眼神看了凯莉一眼,但是很快就知趣地走开了。

  凯莉不动声色地走过去,问:「三位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呢?」

  泰娜瞅了她一眼,轻蔑地笑着:「我想应该没有。」

  凯莉仍然不温不怒:「看,如果你们想申请会员……」还没说完就被泰娜打断了:「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臭婊子」

  凯莉有点生气了:「请你们马上离开。」

  泰娜:「有本事你就来。」

  凯莉觉得这个泼妇太不可理喻了:「你再不走不要怪我不客气。」

  泰娜突然发难,啪的扇了凯莉一巴掌,笑道:「我倒想看你要怎么对我不客气。」

  凯莉隐隐感到嘴角流出一丝血丝,整个下巴都火辣辣的痛,她马上还击,一掌打中泰娜的下巴,把她打到跌出了举重台。马上整个健身房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这几个女孩子身上,泰娜的两个同伴围了过来。

  泰娜一边爬起来,一边大叫:「你们不要帮忙,她是我的。」

  凯莉不想惹事:「你们再不离开,我要报警了!」

  泰娜大叫:「叫救护车吧你!」说着冲上来把凯莉扑倒在地,两个女人扭打在一起,互相抓头发。泰娜占了一点上风,骑着凯莉把她的头往地上撞,凯莉马上用双脚夹开泰娜,顺势一脚踢中她的下巴,把泰娜踢倒在地,然后她爬起来,狠狠地踩了仍然躺在地上的泰娜几脚,先是踩她的肚子,然后踩她的胸部,凯莉不知道为什么要踩胸部,就是发起狠就往要害踩。

  最后她狠狠地踢了泰娜的肋骨几脚,泰娜被打得死去活来。这时她的朋友见势不妙,上来帮忙,凯莉看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其中一个金发女子用哑铃砸在凯莉的背上,凯莉踉跄几步倒在地上,背部很痛,但是她倒地同时踢出一脚,踢中了金发女子的膝盖,噗的一声,金发女子捂着膝盖痛苦倒地。

  凯莉刚刚回过头准备爬起来,另一名叫希亚的拉丁女子一膝盖撞中她的眼睛,把她顶到四脚朝天。希亚穿着一件花边比基尼和一双锐步球鞋,这时盛怒的她二话不说,狠狠一脚踩在了凯莉的两腿中间。凯莉马上惨叫一声,痛得全身扭曲。
  她以前从来没有试过裆部被打,所以从来不知道是这样的痛楚。原来踢下阴不光是对男人痛,对女人也痛得要命。她只觉得对方的鞋底快要把自己的耻骨压碎了。希亚明显比她更了解女性的结构,这时她更加用力地继续碾着,「你很喜欢这个?」她咬牙切齿地嘲弄凯莉。剧痛中,凯莉抓住了希亚的双脚脚踝,但是毫无用处,她的叫声很快被切断了,后面泰娜已经站了起来,从后来勒住凯莉。这时凯莉要一对二了。

  凯莉这时才开始害怕,但是她神奇地抓住身后泰娜的头发,一个背摔把她摔到前面,与希亚碰在一堆,两个女人都摔到地上,凯莉捂着痛处,还没爬起来,希亚已经比她更快,过来拉她头发,想把她撞向墙上的镜子。凯莉比她力大,反身把她摔到镜子上,希亚的头重重撞在镜子上,倒地晕了过去,镜子也裂了一圈。泰娜这时蹲在地上,一时起不来,凯莉一个箭步冲过去,一脚踢在她两腿中间,泰娜立刻抱住下阴惨叫,凯莉再一个膝盖顶在她脸上,把她顶晕过去。

  这时警察赶到,把四个女人都带回警局,凯莉在接受了一些检查确认无碍之后,就回家去了。马上,她就接到健身房打来的电话,告诉她被炒鱿鱼了。接着,另一个电话又打了过来,她一听,是个中年女人的声音。

  「听说你今天打了我手下三个女孩子。」那个声音说。

  「你他妈是谁呀?」

  「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对你今天的表现很感兴趣。我也知道,你丢了这份工作。」

  「我再问你,你他妈到底是谁?」凯莉没耐性了。

  「你不用管我是谁,但是我可以给你在健身房三倍的薪水。做教练太浪费你了,我是某种比赛的经纪人。我叫舒琳,对你这种有天赋的女孩子,我可以让你赚得更多。有兴趣就来找我,我们在周末有活动,你可以先来看看再决定。」
  舒琳说完就挂了电话。凯莉将信将疑地摇着头挂上电话。然而,刚才打架的那份兴奋劲仍然使她久久不能平复。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凯莉尝试去找工作,但是找到的工作工钱还不如之前的一半,到了星期五晚上,她仍然忘不了舒琳在电话里说过的。于是,她穿上一条紧身牛仔裤和一件T恤,前往了舒琳留给她的地址。

              凯莉的秘密花园

              2——地下拳赛

  凯莉按着地址,来到市郊一条破落的巷子里,但是这里离她住的地方并不远。在一扇不起眼的铁门外,站着一个大汉,似乎他在守着旁边那几块烂铁。

  凯莉走过去,大汉警惕地问:「你找谁?」

  「舒琳叫我来的」,凯莉回答道。大汉似乎不是很买账,上下打量了她好一会儿,才开门让她进去。进去之后,第一眼看到的是往下延伸的一排排座位,沿着座位走下去,听到一阵阵喊叫声,走道尽头又有一个大汉,他看了一眼就让凯莉过去了。凯莉才发现自己在一个巨大的地下室,围了大概七八十个人,有男有女,穿着很正式,男的穿着西装,女的穿晚装。这时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地下室一角的大铁笼里。大铁笼两面靠墙,另外两面各有一扇门,地面是水泥做的,笼子里也没有铺任何垫子,凯莉看到里面有两个女子在打架。她挤开人群走到笼子前面,看得出来这场架已经打了很久,因为两个女子都全身大汗,夹着带血的伤痕。

  实际上,两人似乎已经分出了高下,只见其中的比较矮的那个黑发女子把另一个高个女子狠狠甩到水泥墙上,砰的一声,水泥灰纷纷扬扬地落下,高个女子半蹲着,大口大口地喘气,接着她摇着一只手,喘着气说:「我认输了。」。
  但是矮个女子根本不理她的投降,冲过去一脚踢在她的胯下,高个女子哀嚎着倒在地上,紧紧抱着下阴,痛得猛拍水泥墙几下。矮个女子这才高举双手,庆祝胜利,马上大门打开,一个大汉上来用长袍盖在她身上,另外两名大汉则把高个女子抬走。人群中则有人欢呼有人咒骂。

  看到这种比赛的残忍和惨烈,凯莉感到又害怕又兴奋。她走出人群,迎面走来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身高大约一米六,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晚礼服长裙,一双银色高跟鞋,她的头发又长又黑,眼睛好像能看穿凯莉。凯莉再仔细打量这个女人,她大概三十来岁,样子很柔弱,但是凯莉从她长裙中露出的小腿肌肉看得到,这个女人一定也是个打架好手。

  「你一定就是胡凯莉小姐。」女人的声音很好听,凯莉认出就是电话里的声音。她就是舒琳。凯莉勉强试着保持镇定,但是这时她的声音也有点颤抖。「你一定就是舒琳吧。」她清了清喉咙说。

  「刚才的比赛你喜欢吗?」

  「我才刚看到结尾。」

  「这是最精彩的部分。」舒琳舔着自己的嘴唇。

  「我看女生那个地方被打也会很痛吧?」凯莉说。

  「嗯,但是值得。你觉得这些小伤对你来说值多少钱?凯莉,刚才被打倒那个,她的奖金也有3000美金。」

  「3000?」凯莉怀疑她听错了。

  「而且她还是输的那位,你说赢的那位呢?」

  凯莉语塞了。舒琳继续说道:「你看到了,我们这里是一个私人的俱乐部,会员都是经过严格审核的,他们有的是钱,他们要的很简单,就是比赛够激烈,女孩子够漂亮,招式够残忍。我没骗你,这里的女孩子都是最残忍最阴毒的。所以,这些女孩子打得越厉害,他们押的钱就越多,押得越多她们赚的也越多。」
  「那个,比赛规则是哪些?」

  「没有任何规则。」舒琳回答道,「直到一方认输,比赛结束。但即使你打不过,你撑得越久也能赚得越多,观众希望比赛能够打得久一点,没人喜欢看一边倒的比赛。」

  舒琳看得出凯莉在考虑中,她说:「你留下来看看,今晚的重头戏要开始了,我等一会儿再跟你聊。」舒琳说完就走进了人群里。

  凯莉看到舒琳由一个男子护送到笼子当中,这里没有扩音设备,但是舒琳的声音很清晰,压过了吵杂的人群,「好了,各位帅哥美女,现在是今晚的重头戏。」欢呼声四起,舒琳继续说,「我们最美丽最性感的珍妮能否保持她的母老虎联赛皇后地位呢?」母老虎联赛?凯莉暗自偷笑:这个名字也太烂了点。「还是她会被她最渴望对决的对手击倒呢?」观众开始期盼着对手的名字。「黑珍珠!」当这个名字读出,观众沸腾了,争相投注。凯莉开始感到刚才舒琳说得并不是开玩笑了。

  大约过了五分钟,大钟叮叮的响了几下,投注停止。从地下室一边墙上的某个地方,有扇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个黑人女子,身高约有一米六五,说是黑人,其实肤色更偏向棕色,显然是混血的,卷曲的短发,结实的肌肉,身穿一套金色的比基尼,赤脚。这人应该就是黑珍珠了,凯莉想。

  房间的另一边也打开了一扇门,里面走出一个金发女子,凯莉觉得这个女子是她见过算很漂亮的了。金发女子比黑珍珠高一点也瘦一点,金色的长发有点杂色,垂落平肩。穿一件白色紧身衣,中间的开洞刚好露出丰满的胸部,下面穿一条黑色紧身皮质长裤,脚蹬一双黑色高跟凉鞋,她穿得好像去泡吧多于来打架的。凯莉听到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噔噔的声音,马上注意到她的鞋跟是金属的,这个女人有一股独特的气质,集优雅与危险于一身。她的名字叫珍妮,本级比赛的卫冕冠军,不可小觑。

  等两个女子都进入笼子之后,笼子的门一齐关闭,比赛开始。两个女子开始围着对方转圈,黑珍珠半蹲着,很警觉的样子,而珍妮则是漫不经心的游走着。
  突然,黑珍珠首先发难,一个箭步冲上去,连续打出几记直拳,一时间拳风阵阵,但是全部都被珍妮闪开了,当珍妮被逼到墙角,只见她一闪身,就绕开了,走到另一边,黑珍珠虽然攻势凌厉,但是连珍妮的头发丝都碰不到,黑珍珠有点恼羞成怒,又是几个快拳把珍妮逼到墙角,然后她飞起一脚,往珍妮的小腹踹过去,珍妮也没见有怎么动作已经消失了,黑珍珠的脚踹到了笼子的边网上。
  再看珍妮,不知怎么的已经绕到了黑珍珠身后,黑珍珠的脚刚刚收回来,正式两脚站立的马步之势,两腿中间的要害暴露无遗,被珍妮一脚踢上去,扑的一声,接着是一声惨叫,黑珍珠马上抱住下阴半蹲下去。

  珍妮走近,抓着黑珍珠的头往墙上猛撞,但是黑珍珠的头发并不好抓,珍妮没怎么使上力,反而被黑珍珠一肘子撞在肚子上,痛得她捂着肚子弯下腰。黑珍珠顺势反手一巴掌打在珍妮脸上,打得她眼冒金星,踉跄几步后退,扶着铁丝网喘着粗气。黑珍珠速度很快,闪电一样追上去,但是珍妮早有预备,重重一个驴子后踢踹向黑珍珠的阴部,黑珍珠想收步已经来不及了,急忙中一个下蹲,阴部仅仅避开,但被鞋跟踹中了肚子,马上倒在地上咳嗽连连。这一脚踹得很重,黑珍珠哼哼唧唧半天起不来。珍妮还是一样漫不经心地走过去,连踢了黑珍珠的肋骨几脚,黑珍珠看样子打不下去了。

  珍妮再次拉着黑珍珠的头发想把她拉起来,忽然,黑珍珠一个上勾拳穿入了珍妮两腿中间,击中了珍妮的阴部,这一拳也够呛的,珍妮觉得阴部被黑珍珠的指关节重重地打了一下,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黑珍珠又是一拳打在同样的部位,这次轮到珍妮抱着阴部惨叫连连了。黑珍珠站起来,左手从后面勒住珍妮的脖子,右手对着珍妮的肾部连击几拳,珍妮脖子被勒住,痛也叫不出来,脸色开始由红变紫,眼看就要不行了。

  这时形势再次发生大逆转,珍妮毕竟是卫冕冠军,在这个危急关头,只见她抬脚一脚狠狠地跺在黑珍珠的右脚脚面,黑珍珠没有穿鞋子,被珍妮的鞋跟踩个正着,在黑珍珠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似乎还夹着骨头碎裂的声音。黑珍珠马上放开珍妮,双手捂着右脚受伤的地方在墙角缩成一团,痛得她鼻子哼哼。珍妮深深地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才恢复过来,不过她知道胜利已经是她的了。

  她走过去看看蹲在墙角的黑珍珠,嘲弄地问道:「噢,刚才踩痛你啦?真对不起。」话音刚落,她飞起一脚踹中了黑珍珠的头,黑珍珠被踹得一头撞在墙壁上,她的头就夹在了水泥墙和珍妮的冰冷鞋底中间,鞋跟在她脸上划出了一道血痕。珍妮又再狠踹了黑珍珠的头部一脚,这次鞋跟正中目标——黑珍珠的太阳穴,黑珍珠太阳穴要害受此一击,立即瘫倒在地,目光开始变得呆滞。

  不知道是珍妮的绝地反击让观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这几招太过于残忍,现场一度鸦雀无声,直到这时胜负已分,观众才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和喝彩声,他们好像是在听演唱会的歌迷,整齐地呼喊着珍妮的名字。珍妮高举双臂,凯莉正纳闷为什么还不宣布珍妮的胜利,只见珍妮抓住黑珍珠的喉咙把她整个人提起来,然后抱住她的后颈,狠狠一个膝盖顶在她的胯下,黑珍珠整个身体都硬了,怪叫一声,珍妮砰砰的又顶了两下,观众开始数数,「二、三……」珍妮好像发了狠的母狮子,膝盖不断地在黑珍珠两腿中间做活塞运动,直到观众数到了「十」,才一甩把黑珍珠扔到地上,黑珍珠缩成一个虾米,已经叫不出来了,咕噜咕噜地开始呕吐。舒琳这才宣布珍妮的胜利,观众继续高喊珍妮的名字,而场外的大汉们则开始忙碌打扫现场。

  凯莉对刚才黑珍珠的惨况仍心有余悸,她觉得这些女子太残忍了,她是不适合这里的。但是凯莉的内心却有另一种隐隐的兴奋感,似乎有一半的她是想参加这个比赛的,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所以她没去找舒琳,就快步离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这场比赛在凯莉的脑海中仍然历历在目,而另一边,她的求职路也没有什么结果。这天晚上,舒琳又给她打电话过来,告诉她,这个联赛最近作出了一些重大的改革,因为水泥墙和水泥地面会对选手造成伤害,造成比赛越来越短了,所以俱乐部几个理事决定重新选一个场地,新场地是标准的摔跤擂台,有海绵地板和防撞围栏,舒琳请凯莉再考虑一下,凯莉没怎么想就答应了,快得连她自己也感到奇怪。

  舒琳让她两天之后来新擂台试一场新人赛,舒琳答应做她的教练,第一场会给她安排较弱的对手。于是两天后,凯莉的首次比赛就要来临了。

              3——首次上场

  又是一个炎热的周五晚上,这天凯莉整天都坐立不安,期待着她的第一场比赛。这时她多希望有个人可以让她倾诉心声,但是她在这里举目无亲,朋友也不多,她能想的起来的朋友中没有一个可以跟她分享如此怪异的经历。忽然间,她才真实地感觉到此刻她是多么的孤单。她决定提早一点去熟悉环境,很奇怪,舒琳给她的新地址跟原来的地方是一样的,但舒琳跟她说过会新建一个更安全的场地。

  当她到达那里的时候,一个她认得的保安带着她走下去地下室,走进了一个独立的衣帽间。今天,凯莉穿着一件蓝色长大衣,大衣里面是一条格子超短裙和一件白色的露脐背心,脚上穿一双那种脱衣舞娘用的水台四寸高跟鞋——水台一寸,后跟四寸。之前在电话里,舒琳曾叮嘱过她,这个比赛对着装有一定的主题,要活得更多的投注,就要穿得像个妓女,而不是斗士。今晚的比赛是舒琳的第一次,舒琳要求她穿得越性感越好,凯莉于是选了这一套穿着。

  一个人在房间里等了半个小时,凯莉开始感到紧张,她听到外面观众进场的声音,想过去看一眼,才发现通往赛场的门是反锁着的,她不喜欢这种被锁住的感觉。过了一会儿,她听到舒琳向观众宣布第一场比赛的开始,她看不到,只能在里面靠听的,呼喊声此起彼落,比赛大概持续了七分钟左右,欢呼声又沉寂下来。

  这时一个很年轻很可爱的女人走了进来,她肩上搭着一条带血的毛巾,对着凯莉微笑:「你就是今天的新人,对吧?」

  「对,」凯莉回答道,「接下来怎么样?」

  「接下来该你上场。」她笑笑回答。她看得出凯莉的紧张,说:「我叫珍妮佛。」

  「凯莉。」她们俩握握手。珍妮佛的手上沾了点血迹,她笑着说,「噢,对不起,刚刚的对手有点难缠。」

  「看得出来。」凯莉尝试保持镇定。珍妮佛看到了这点。

  「嗯,我能给你的建议……就是不要保留。被揍之前先揍人,因为这些女孩子都是非常恶毒的,招数都非常下流。」

  「为什么呢?」凯莉问。

  「因为观众需要。他们拿钱到这里玩就是来看表演的,你打得越残忍,他们就越兴奋,投注就会越多。」

  「我怕我不够打呢。」

  「我听说你曾经一个打赢三个,如果你是真的这么能打,那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但我还是要告诫你,观众最喜欢看到女孩子相互攻击对方的下体,并且对于那些经常攻击对方下体的女孩子,观众会投注更多。这里的女孩子们都知道这个,并且乐于参与其中,所以没有人会保留,最后变成一个恶性循环。」

  「那我今晚的对手是谁?」

  「据说是玛丽吧,应该不难对付的。但是你可别小看她,她以前是个街头女混混,打起架来下手特黑。」

  说着说着,凯莉听到舒琳开始宣布第二场比赛开始,隔着关闭的门,她听得不是很清楚。突然间,大门打开,一个保安对她说:「到你了。」一时间,她还站在原地。珍妮佛说:「来吧,这是你的首战。」凯莉才回过神来,尝试用最美的猫步走出擂台,同时她听到舒琳开始介绍她。「请热情欢迎第一次来到我们联赛的,体重105磅,来自拉斯维加斯的脱衣舞娘——凯莉!」凯莉皱了皱眉:舒琳真是的,简直是乱报嘛。

  这是凯莉留意到场地,还是上周一样的笼子,只是地上铺了一张蓝色的垫子,同样地两面水泥墙上各有一张黑色的垫子,边上加了擂台住和边绳,但是不可以用来反弹,因为外面就是笼子。

  同时,她留意到对手早已在另一个角落里等着了,是一个约一米六的女子,眼神冷峻,穿一件宽松的针织衫,一条蓝色磨白牛仔长裤,脚上穿一双黑色短皮靴。这应该就是刚才说的玛丽了,不知为何,虽然她看上去很冷酷,但是凯莉看得出来她比自己还紧张。

  凯莉不理对手,开始在观众面前展示自己,她脱掉了外面的大衣,露出了背心和超短裙,还有性感的身段,观众马上开始疯狂起来。另一边玛丽也不甘示弱,脱掉了针织衫,只剩下一个黑色的文胸。

  铃声一响,她们开始围着转圈,盯着对方,双方都没有首先进攻的意思,一时间,观众里嘘声四起。凯莉不是第一次打架,但是在这么多观众面前,承受着巨大压力去比赛,那还是第一次。凯莉想,接下来,她就要跟一个毫无过节的女孩子打架了。正当凯莉分神的当儿,对面的玛丽突然冲过来攻击她,等她回过神,玛丽的巴掌已经刮到。

  凯莉冷不丁儿被打了一嘴巴,但是力量并不大,只是有点蒙,同时下面的脚也想着凯莉的裆部踢过来,凯莉在皮靴离自己裆部还有几厘米的时候勉强用手挡住,玛丽的动作一气呵成,左手已经抓住了凯莉的一大撮头发猛拉,又是一记撩阴腿踢过来,凯莉顾不得头皮的痛楚,连忙用手再次挡住。这时,玛丽的右手也攻到,叉开手指,狠狠地戳了凯莉眼睛一下,凯莉头发被抓,避无可避,被戳得眼睛火辣辣的痛,泪水直流。玛丽并不甘休,第三次使出撩阴腿,这次凯莉就没办法了,皮靴头从毫无保护的裙底踢了进去。

  「噢……我的妹妹。」虽然力量不大,也痛得凯莉直喊。玛丽欺身逼近,双手搭在凯莉肩膀上,用膝盖连续地猛顶凯莉两腿中间,凯莉用手挡着,但还是狠狠地捱了几记膝顶,只觉得小腹痛楚难当,五脏六腑都似乎在翻滚。痛楚中她本能地用力推开了玛丽,玛丽真是街头打架的老手,被推开的时候,还顺势用鞋跟踹了凯莉的阴部一脚,凯莉二话没说,就捂着阴部倒在地上,痛得两脚乱踹。
  观众大概很喜欢玛丽这种狠辣女人,看到她的凌厉攻势,观众们如痴如醉地高喊欢呼。玛丽享受着观众的欢呼声,也没过来继续殴打倒地不起的凯莉。凯莉两脚踢了一会空气,就平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呼气了。这时玛丽走过来,一脚踩在凯莉的短裙上面,凯莉又是一声惨叫,上身弹起来,无力地抱着玛丽的靴子。玛丽面无表情地喊到:「我劝你还是认输吧,免得……」还没说完,凯莉突然上身后仰,右脚向上一踹,高跟鞋尖锐的鞋跟就深深插入了玛丽的裤裆里,接下来,仿佛时间都凝结了,一片死寂,只听到厚重的呼吸声,这一秒钟仿佛过了很久,接着,玛丽声嘶力竭的惨叫声打破了宁静,玛丽双手紧紧埋在下阴里,惨叫着转过身去蹲在地上,凯莉的这一脚重重伤了她的下阴。

  但凯莉也好不了哪里去,下阴也是痛得火辣辣,就这样一个蹲着一个躺着,过了好一会儿,凯莉先爬了起来,玛丽也站了起来,两人再次对峙着。这次凯莉学聪明了,首先发难,冲过去用拳头攻击玛丽的脸部和胸部,凯莉是健身房锻炼出来的,手部力量比玛丽大,玛丽根本招架不住,脸上捱了两拳,凯莉又是一个勾拳,打中玛丽的左边乳房。

  玛丽吃痛,摸着胸部后退,凯莉再一拳攻向玛丽的右边乳房,想来个左右开弓,但她看到玛丽右脚微微一抬,之前吃了对方撩阴腿的亏,凯莉连忙变拳为挡,谁知玛丽的脚是虚招,她顺势抓住凯莉的右臂,一拳打在她下巴上,然后把凯莉的手扭到身后一抬,凯莉吃痛,玛丽接着把凯莉推到墙边,一手扭着她的右臂,一手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往墙上猛撞,虽然加了防护垫的保护,凯莉仍被撞得七荤八素的。接着玛丽放开了她的右臂,双手从后面伸到她的前面,抓住她的两个乳房用力地捏着。

  「啊啊……呜呜,放开我。」凯莉痛得大叫,可是玛丽的手指想铁钳子一样抓住,锋利的指甲已经陷入了她的乳房,凯莉再次痛得惨叫,她用力向后,用屁股把玛丽往外顶出了一点,接着她使出了一个后撩踢,尖锐的鞋跟再一次踢中了玛丽同样的要害部位,这一记撩踢非常有力,把玛丽踢得整个人弹了起来,可怜玛丽两次被踢中这个位置,这次的痛楚是她难以承受的,她马上放开凯莉的乳房,抱着下阴,蹲在地上弓成一个虾米状,口中嗷嗷发出一些怪叫。观众立刻为凯莉这一记漂亮的反击爆出了雷鸣般的响声。

  凯莉被激怒了,她抓着玛丽的头发一把把她的头拉起来,一拳打在她鼻梁上,玛丽鼻血直流,一只手捂着鼻子,另一只手还是深深埋在下面。凯莉于是用她坚硬的鞋头猛踢玛丽的下阴,这种带防水台的高跟鞋,鞋头又大又硬,用来踢下阴,威力无穷,玛丽头发被拉着,躲也躲不开,用手挡也挡不住。噗、噗、噗地一脚又一脚,无一落空,此刻凯莉俨然一个专业的选手一样,才几脚功夫,把玛丽踢得整个人弹起来,又马上像死鱼一样躺在地上,两眼反白。

  凯莉仍不解恨,走过去抓着玛丽的双脚举起来分开,然后抬起她的四寸高跟鞋,停在半空,玛丽恍惚中看到这番光景,连忙高举双手求饶:「别踩!别踩!求求你,我认输,我认输了!别打了。」然而凯莉并不打算放过她,高跟鞋的鞋跟重重踏在玛丽两腿开叉的地方,再用力碾了几下,玛丽在惨叫声用晕了过去。
             4——跆拳道的威力

  自从凯莉在联赛第一场比赛赢了她的对手玛丽,她觉得整个人都好像焕然一新一样,一种原始的强大力量在体内升华。而第一次比赛就得到了一笔可观的收入,但是除了收入以外,比赛还给了她另外一种自信,生活似乎重新有了新的意义。

  这天,舒琳给她来了电话,祝贺她的胜利,并告诉她下一场比赛的细节。在电话里,凯莉问到舒琳对她第一场比赛的评价和忠告。

  舒琳说:「我对你的首战表现非常满意,我注意到,你对对手的打击只有仅仅几下,但是成功率非常高,而且集中在对手的要害部位,这就是你处于下风仍然能够胜出的原因。你的手部力量和腿部力量都非常好,而且在不允许使用武器的比赛中,你非常善于使用你的高跟鞋作为武器——很多新人都不懂这一点,吃了很多苦头——以上都是你的优势。但是你也有你的劣势,你的速度太慢,你一定要抓住一切机会发动攻击;另外你的技巧显得很拙劣,这是致命的,遇到更强的对手,你会很吃亏,以后我会安排你进行一些技巧训练。」

  「另外,试用期已经过了。」舒琳继续说,「下一场的对手不由你选择,我也无法帮你安排。你的下一个对手,是一个韩国女人,我要警告你,她可是一个跆拳道黑带,祝你好运吧。」

  两天后,凯莉来到同样的地址,来接受她的第二次挑战。同样的,这次她也提早到达,来到更衣室,迎面走来一个女人,对着她骂了一句:「臭婊子,我操你!」她认得这个女人是跟玛丽一起的,可能她们是拉拉之类的吧,她关心地问:「玛丽没事吧?」对方轻蔑地哼了一句:「你太软弱了,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迟早你也有这样一天的!不怕跟你说,你今晚的对手非常难缠,够你妹受的,嘿嘿!」这一句一语相关,让凯莉浑身不自在。

  凯莉试着表现得坚强一点,一笑置之。对方继续说:「我这是给你忠告,小心你的妹妹。」凯莉反而笑了,有点狂妄自大地笑道:「放心好了,在她踢我妹妹之前,我会先给她来几下的。」

  大约45分钟之后,赛场上宣布到凯莉进场了,今天她仍然穿着与上次类似的服装,不过这次更少布,俨然一个学生的打扮:一件衬衫包裹着挺起的胸部,衬衫在腰部打了一个结,露出了结实的腹肌,下面是一条百褶超短裙,短得露出了两个大屁股,脚上仍然穿着她的致命武器——带防水台的水晶露趾高跟鞋,水台一寸,跟高四寸。她微笑着走入笼子里面,观众马上陷入疯狂的喊叫中。
  这时,舒琳宣布了她的对手:「今天的挑战者来自亚洲韩国,她会向我们展示来自她们的国粹——跆拳道!请欢迎——河智苑。」

  凯莉好奇地望着对面的大门打开,里面走出一位高个亚洲女子,看上去足足比凯莉高出10厘米,她的身材根本不像一个斗士,而是更像一个模特。她身上一点伤疤都看不到,留着长发,上身穿一件浅紫色T恤,下身一条干净无瑕的纯白紧身牛仔裤,脚上穿一双白色尖头高跟鞋。

  凯莉觉得这个对手太漂亮了,即使她是个女生,也觉得被对方吸引住,凯莉不禁怀疑自己也是一个拉拉。凯莉知道,对手一定是技巧非常了得,因为她看上去一点肌肉都没有。

  这时河智苑轻蔑地盯着凯莉看,然后对她竖起一个中指,凯莉马上对她失去了好感,决定要给她点颜色看看。正在这时候,大钟敲响,比赛开始。凯莉决定先发制人,像个猎豹一样向着河智苑冲过去。只见河智苑不慌不忙地侧过身去,右脚直直地向右侧上方踹出去,时机掌握得恰到好处,只听到啪的一声,就踹在了凯莉的脸上,凯莉马上觉得眼冒金星,鼻梁酸痛,脸上被鞋跟划了一下,痛得像火烧,接着河智苑左脚踢出一个半弧形,鞋尖踢在了凯莉的耳朵上,砰!耳朵好像要破了一样,凯莉觉得头晕脑胀。河智苑第三脚踹在凯莉的喉咙上,长长的鞋跟压着凯莉的喉咙,顺势转动支撑脚,把凯莉整个人钉在了铁丝网上,凯莉马上感到透不过气,一阵难受,想咳嗽也咳不出。

  她想攻击河智苑,但是河智苑的脚实在太长了,她根本够不到,她只好想去抓河智苑的脚踝,可是对方突然缩开了脚,她没抓到,但得到了她这时急需的空气,马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就在这时候,凯莉突然觉得下体一阵剧痛,毫无防备的被河智苑一脚踢中下体,那条短裙根本无法提供任何保护,痛得凯莉两腿发软就要倒下,但是没能倒下,几只手穿过铁丝网从后面架着凯莉把她抓着,凯莉看了一眼,是几个韩国佬,不用说肯定是河智苑的支持者。

  河智苑对着凯莉说:「你想不想看看这双腿能做什么?」凯莉不用想都知道了,所以她挣扎着,可是一时根本挣不开。河智苑对着韩国佬们说:「亲爱的,下面给我张开点。」他们马上很高兴地照做,把凯莉的双脚拉开。河智苑有条不紊地把脚抬起,量度着与凯莉胯下的距离,以保证一击即中,接着她收回脚,闪电般踢出一脚,脚背扑的一声踢在了凯莉的胯下,这一脚踢得很重,但这次凯莉有所准备,只是往后缩了一下,眼睛始终狠狠盯着河智苑。河智苑一看凯莉没反应,显得很不高兴。

  「看来我要再……」还没说完,就被凯莉往脸上吐了一口唾沫。

  河智苑不怒反笑:「嗯,好呀,我听说你很厉害,我倒是要看看你的妹妹硬还是我的高跟鞋硬。」

  说着,河智苑的笑容变得狰狞,飞起一脚踢中凯莉的阴部,凯莉的身体剧烈地颤动,头发乱摆,但是她没有喊叫,仍然狠狠地盯着河智苑。河智苑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发狂地冲过来,膝盖冲顶在凯莉的两腿中间,但是狂怒中这脚没有准星,凯莉冷冷地盯着她,问:「你帮我瘙痒吗?还是今晚没吃饭呢?」

  河智苑这次真是狂怒不已,向着笼子的对面走去,凯莉立刻知道这个疯女人要干嘛,她想给凯莉来一个助跑前冲踢,如果被那尖锐的鞋跟这样对着下阴来一脚,即使不残废也会落得个终身不育吧。她马上回头恶狠狠地对着几个韩国佬说:「放开你们的猪手,不然我一定会踢爆你们的蛋蛋!」有一两个韩国佬马上松开了手,剩下的也没再拉紧,这时河智苑已经向着凯莉冲了过来,凯莉用力向旁边一挣,仅仅在河智苑的脚踢到的前一刻,连爬带滚地向旁边滚开了。砰的一声,河智苑的高跟鞋重重踹在了铁丝网上,这一脚实在是太重了,以致她的鞋跟插进了一个铁丝网的洞里,一时拔不出来。

  凯莉死里逃生,回头一看河智苑被困在铁丝网上,知道这时候机会来了。她一脚扫在河智苑的支撑脚上,河智苑的双脚就这样硬生生地被迫张开成一字型,痛得河智苑倒吸一口寒气,同时她的要害也暴露在凯莉面前,凯莉当然不会放过,左脚的鞋头猛地一脚踢中了河智苑的胯下,河智苑痛得哀嚎出声,但右脚仍然卡在铁丝网上,只能用手抓住铁丝网以减轻大腿根部韧带的撕裂感。凯莉转过身去,又是一个大力后踢腿,只听到河智苑又是一声惨叫,这次鞋跟重重踢在河智苑的胯下,把她整个人踹飞出去——她的鞋子终于能从铁丝网里面拉出来了——河智苑被踹得一个狗吃泥,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凯莉对她没有任何的怜悯,冲过去对着她两腿中间再踢一脚,凯莉能够感觉到这一脚深深陷入了河智苑胯下的柔软地带,河智苑再次大声惨叫,被踢得飞出一米多,蜷曲成一团。

  凯莉丝毫不敢放松,继续过去往河智苑肋骨上猛踢几脚,踢得她滚过来滚过去,但是她一直没有再把胯下暴露在凯莉的攻击范围之内,而且全身蜷成一个球状以尽量保护自己。凯莉踢累了,改为用鞋跟踩她的头,河智苑被鞋跟踩得生痛,胡乱中双手抓住了凯莉的脚踝,猛地一拉,凯莉马上失去平衡,仰面摔倒在地上,后脑重重撞在地板上,地板只铺了一层薄薄的垫子,撞得她差点晕过去,脑袋嗡嗡地叫,两脚向着河智苑的方向叉开。河智苑这时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但这并不代表她没有攻击力,只见她保持蜷曲的姿势,双手撑地向着凯莉的方向一个前滚,直直伸出的右脚像棍子一样,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凯莉胯裆处。

  「啊啊啊……呜呜……」凯莉的惨叫声持续了足足几秒钟,她简直不能相信这一脚所造成的痛楚是如此强烈,下体的痛楚迅速顺着腹部蔓延向全身,她整个人弹了起来,一会站着,一会蹲下,一会又猛跳几下,可是下体的剧痛没有一点舒缓的感觉。痛得凯莉不断呜咽,这一刻她简直想认输了,刚才的斗志已经几乎消失了,只不过这一刻她连喊认输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边厢河智苑也是伤得不轻,一手捂着下体,一手捂着腹部,痛苦地挨着墙壁喘气。她深深喘了几口大气,勉强站起来向着凯莉走过去,一个手刀砍向凯莉的喉咙,凯莉虽然阴部依然承受着剧痛,但是眼睛却看得真切,她马上蹲下避开,一拳打在河智苑的腹部,接着一个勾拳打在她的胸部,河智苑弯腰捂着胸部,凯莉双手扶着河智苑的双肩,下面一个膝顶,顶在河智苑裆部,河智苑吐出一口唾沫——不像之前凯莉的故意而为,她只是下阴被顶的本能反应——河智苑捂着阴部,噔噔后退几步,凯莉像发了疯一样,冲上去,双手抓着河智苑的两个大球用力捏着。河智苑被捏的哇哇大叫,她大喊一声「艹,你弄痛我了。」也一个膝顶狠狠回敬了凯莉的下阴一下,凯莉的手马上放开,紧紧抱着自己的阴部痛得弯下腰。

  河智苑脚跟一转,刷的踢出一个旋风腿,扫向凯莉的头部,但是她脚跟刚动,凯莉已经知道她的意图了,她很有想象力地使出一招她从摔角节目上学到的招数——在一场男女混合赛事上,一个女摔角手曾经使用这招把她的男对手踢得进了医院——只见她转身背对河智苑迅速下蹲,屁股朝上同时右脚一个驴子后踢,在避开对方旋风腿的同时,她的鞋跟已经重重地踹中了河智苑张开的两腿中间,河智苑闷哼了一声,像一堆烂泥一样就倒在地上缩成一个虾米,满地打滚,浑身抽搐。凯莉站起来,过去拉起河智苑的双脚向两边分开,她望着河智苑恐慌的双眼,冷冷地说:「这一脚是还给你的。」说着用鞋跟狠狠地踩在河智苑的阴部上。
  「噢……不要打了。」河智苑整个人一阵抽搐,惨叫着求饶。

  「这一脚是送的。」说着凯莉的鞋跟再次跺在同样的位置,接着用力碾动。
  「啊……嗷嗷呜呜,我的妈呀……不要啊,别踩」河智苑痛得整个脸都扭曲了,不住的哆嗦。

  「认不认输?」说着,凯莉的鞋跟继续向河智苑的阴部施压。

  「呜呜…………我……咳咳」河智苑正要认输,可是尖锐的鞋跟在下阴的碾动让痛楚再次从下阴袭来,让她立刻说不出话。

  「好吧,这一招是我跟你学的,别怪我狠。」说完凯莉整个人跳起来,双脚一起砸在河智苑的裆部,河智苑马上发出非人的惨嚎声,整个人都崩溃了,不断撕着自己的头发,连声说道:「我认输了,我认输……」

  凯莉精神抖擞的站起来,高举双手庆祝胜利。这时舒琳宣布结果,马上保镖们进来把地上的河智苑抬走,她的白色牛仔裤的裤裆位置这时已经被染成一片红色。

  凯莉在更衣室碰到了舒琳,舒琳说:「祝贺你,亲爱的。我一开始就知道你会赢,你知道吗,他们都赌你会输。」

  「行了吧你。」凯莉无力的回答道。

  「你知道这场胜利对你意味着什么吗?你的奖金是6000美金。」

  凯莉没有再说什么,径自去医务室检查伤势了。她不知道,这场比赛有一位特别的观众,她就是珍妮,联赛的卫冕冠军,观看了整场比赛。

  珍妮遇到了舒琳,对她说:「恭喜你找到了一位最佳新人,你真是教导有方啊,你的新人招招都不离要害,把你的本领都学到家了。」

  舒琳不快地哼了一声,说:「我可没这个本事。但是她是个很有斗志的人,有一股不肯认输的韧性。刚才河智苑的那招绝技,可不是一般人吃得消的,换了别人可能早就跪地求饶了。」

  珍妮不置可否地笑着走了。

              5——升级赛

  自从凯莉的第二场比赛后,又过了一个星期。由于连赢了两场比赛,舒琳允许她获得一周的休息时间。打赢了河智苑的比赛,让凯莉的知名度一下子提高了很多,她现在是联赛里炙手可热的新人了。虽然赢了之前的两场比赛,但是凯莉身上也积累了不少伤,特别是第二场比赛的时候,河智苑的鞭腿让凯莉的下阴肿了起来,足足尿血了两天。然而比赛的奖金、完全控制对手的感觉还有观众的狂热崇拜是她所不能抗拒的。可以说她开始有点上瘾了。

  第二周,舒琳开始安排她进行一些体能训练和学习一些技巧。到了星期四,舒琳突然给凯莉打来了电话:「亲爱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向联赛的执委们申请让你参加升级赛,得到了批准。只要通过了这场比赛,你就可以参加高一级的赛事了。」

  凯莉觉得有点意外,问:「还有升级赛?」

  舒琳继续说:「联赛一共分三个等级,你们新人参加的是初级赛,获得晋级之后可以参加正赛,另外还有更高级的无限制赛。执委们都非常认可你的能力,觉得你具备了参加正赛的水平。」

  舒琳继续说:「升级赛你的对手将是正赛的卫冕冠军珍妮。」

  凯莉不禁咕噜了一声:「啊?」

  舒琳说:「别担心,我也没指望你能赢,你只要能撑过十分钟,就算通过测试了。」

  凯莉对舒琳的评价很是不满:「我看珍妮也没什么厉害的,说不定我能打赢她呢。」

  舒琳说:「我劝你还是慢慢跟她周旋,拖拖时间。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尝试去激怒她了。记住了,升级赛安排在周日,准时来参加。」

  周日,凯莉如约来到比赛场地,今天的观众比往常少出很多,看来升级赛是属于内部赛事。由于升级赛对服装没有任何要求,凯莉今天穿上了她平常喜欢穿的一条黑色紧身牛仔裤,凯莉觉得这条长裤能够显出她的曲线,最重要的是她觉得这条裤子的面料能更好地保护她的阴部要害,脚上她套上一双银色的尖头细跟高跟鞋,这双鞋子也是她精心挑选的,在银色的掩盖下,其实高跟鞋的鞋头和鞋跟都是钢制的,看过珍妮的钢跟高跟鞋的威力之后,凯莉特别找人做了一双这样的鞋子,一旦踢中珍妮的要害部位,有她好受的,凯莉心想。上身她只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掩盖之下透露出另一种性感。为了今天的比赛,凯莉把头发梳成了两条马尾辫,这样就不用害怕头发被对手拉扯了。

  就在凯莉思潮汹涌,在思忖着如何对付珍妮的时候,珍妮也姗姗到场了。今天她穿一条深蓝色丝绒连衣裙,裙子很短,刚刚能盖住她的屁股,露出雪白的大腿,大腿上覆盖着白色的丝袜,丝袜尽头是一双黑色的亮皮尖头高跟鞋,高跟鞋的鞋头尖的像刀子一样,凯莉看到了心里一沉,但是她马上又庆幸这双鞋的鞋跟并不是金属的。

  舒琳宣布比赛开始,但是珍妮一点都不急着进攻,而是懒洋洋地叉着腰,调侃凯莉说:「小妹妹,我听说你很能打,但是今天你不走运,碰到了我,让我来教教你这里的规矩。」

  凯莉心里很生气,但是她马上意识到珍妮是在激怒自己,所以她将计就计,大叫一声:「你说谁是小妹妹?」就佯装冲过去攻击珍妮,不出所料,珍妮等着她来,脚踝一扭,凯莉暗叫:「又是旋风腿!」珍妮的腿带着劲风,已经向着凯莉的头部扫来,幸好凯莉一早预料到,才勉强地低头避开,凯莉在低头的同时,右脚一个扫堂腿,扫中了珍妮的支撑脚,珍妮被扫得站立不稳,一个踉跄仰面倒地。凯莉迅速起身,一个箭步上去,高跟鞋往珍妮的裙子里踩去,但是这脚并没踩准,踩到珍妮的小腹上。

  「啊……」珍妮还是发出了一声惨叫。凯莉正打算第二脚踩向珍妮的裙子里面,但是珍妮没有给她机会,右脚的高跟鞋已经向上踹中了凯莉牛仔裤的裤裆位置,把凯莉整个人踹得离开地面,然后双膝重重跪在地上,凯莉马上痛得抱着裆部位置哀嚎起来。珍妮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对着地上哀嚎的凯莉说:「就凭你的三脚猫功夫?」

  珍妮看上去很生气,冲过来对凯莉发出了猛烈的攻击,用高跟鞋对着凯莉的全身上下猛踢,背部、肋部和头部都被高跟鞋狠狠地招呼。凯莉只能抱作一团以防御她的攻击。珍妮把凯莉踢得在笼子里滚来滚去,满场到处躲。

  珍妮后来干脆骑着凯莉,把她的头往地上磕,两个拳头往她脸部猛打,珍妮好像街头打架一样,骑着凯莉猛烈殴打她。凯莉以前从来没试过被打得如此之惨。最后,凯莉终于成功把珍妮推开。凯莉的脸部已经有点肿了起来,她此刻已经有点想放弃,但是她不甘心就这样认输。不容她多想,珍妮再次冲过来了,凯莉一头往上撞去,正正撞在珍妮的鼻子上,珍妮马上鼻血直流,眼冒金星。

  凯莉站起来,冲上去,把珍妮撞到铁丝网上,现在的她毫无招式可言,完全是乱打。她把注意力集中在珍妮的胸部,用紧全力猛打珍妮的两个胸,显然她的两个胸都是假的,凯莉从它们的回弹可以看出。但是它们对珍妮带来的痛楚是一样的,珍妮被打得狂叫,但是狂乱中的凯莉完全把自己的要害暴露了出来。珍妮怎么会放过这点,她猛地提起膝盖,顶在了凯莉的裆部。凯莉裆部刚刚褪去的痛楚再次袭来,使她无力继续攻击珍妮,这一下正中要害,痛得她站在原地一时不能动弹,她张开了嘴,却无法发出声音。珍妮扶着凯莉的双肩把自己拉离铁丝网,同时借力再次用膝盖撞向凯莉的裆部。

  「啊……」凯莉痛得尖叫。珍妮脸部拧紧,再次膝顶凯莉下阴一下。「噢,妈呀,不要!」凯莉继续尖叫,觉得整个下身都麻了。珍妮紧紧按住凯莉双肩,又再狠狠顶了她的阴部三下,直到把凯莉推到另一边的墙上,等把凯莉推到墙上,珍妮把凯莉的双手按在墙上,膝盖又顶了凯莉一下。凯莉受不住了,哀嚎着求饶:「噢……请你不要打了。」凯莉试图夹紧双腿,让珍妮没那么容易攻击她的要害位置。珍妮看到这样,一个熊抱把凯莉整个人抱了起来,伸出膝盖,然后把凯莉向下撞,让她的裆部重重撞在自己的膝盖上。这是一招毁灭性的攻击,凯莉马上觉得阴部好像爆了一样,她双眼翻起白眼,发出了更高分贝的惨叫声。

  珍妮把她放下,凯莉马上倒在地上,蜷曲得像个胎儿,一阵强烈的呕吐感让她不停地干呕。如果是以往的比赛或者打架,被人这样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一定会让她抓狂,想尽办法反击的,但是这次她觉得体内的斗志已经不剩多少了,珍妮的实力超出了她的想象。

  此刻的她只希望珍妮不要再打她的下阴了。可是现实是残酷的,珍妮没有给她多少时间休息,一把抓住她的两条辫子把她拎起来,凯莉双手抓着珍妮的手以减少头发的痛楚,珍妮一脚踢出,高跟鞋的尖头就深深陷入了凯莉的裆部里,她的牛仔裤对这双尖锐的高跟鞋的攻击几乎提供不了任何的保护,这种痛楚远远超出了凯莉的想象。凯莉烂泥一样倒在地上,珍妮围着她转圈,面目冷峻,凯莉则把头深深埋进了裤裆里,呻吟着,呜咽着。

  大约过了一分钟,凯莉仍然起不来,珍妮不耐烦了,冲过去,膝盖顶在凯莉的右脸上,把凯莉的头撞在铁丝网上。出乎意料地凯莉突然破口大骂:「我操你这个烂婊子。」她的声音已经有点嘶哑,好像一个疯婆子。珍妮开始吓了一跳,接着开始大笑起来。

  凯莉突然像只野兽一样跳起来,把珍妮扑倒在地上,右手好像鹰爪一样,想把珍妮的眼睛抠出来,珍妮马上没有了笑容,马上用手挡住。凯莉继续疯狂地抓珍妮的脸,似乎要把她整个脸都撕下来,接着她松开了爪子,立刻用肘部猛击珍妮的脸,直到珍妮鼻血直流。这段时间,凯莉只是用上半身压着珍妮,下半身没有动,因为那里太痛了。

  珍妮一把推开凯莉,把她推到自己的下身,想站起来,但是凯莉突然一拳打在珍妮的裆下,珍妮整个人都颤动着,凯莉连续打了三四拳后,就无力地仰卧在地上,筋疲力尽了。她的大口大口地喘气,胸脯一起一伏。一时间,两个女人都大汗淋漓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最后凯莉首先试图站起来,但只能跪在地上,下身实在太痛了。珍妮看到了也尝试同样的动作,她们立刻厮打在一起,跪着互相拉扯对方,但珍妮明显伤势较轻,很快占据了上风,一把把凯莉推得仰面倒地,然后她终于用她软绵绵的双脚站了起来。她抓住了凯莉的双脚脚踝,然后向两边分开。

  凯莉马上用手紧紧捂着裆部,珍妮一脚下去踩中了她的手指,凯莉吃痛,松开了手,珍妮马上又是一脚下去,这次,直接命中了凯莉的阴部,没等凯莉再次用手保护,珍妮又再重重跺了一脚,而且还要用尖锐的鞋跟不断地碾着,凯莉马上发出杀猪一样的尖叫,但对下体的痛楚她无能为力,只能不断尖叫,用手猛锤地上的垫子,然后狂乱地撕扯自己的头发,她渐渐有点意识迷乱,濒临晕厥了。
  珍妮打算结束战斗了。「认输吧,烂货!求我,就饶了你!」

  透过血泪模糊的双眼,凯莉死死盯着珍妮,用颤抖却坚毅的声音回答:「我操你XX」。珍妮无力地叹了口气,她把凯莉反过来,使她屁股朝天,仍旧拉着她的双脚高高举起分开,然后尖锐的鞋头对着她的阴部就是一脚,这一脚让凯莉低声的抽噎变成了大声的嚎哭,凯莉不停地狂抓地上的垫子。珍妮又踢了一脚,凯莉被踢飞出去,摔在地上缩成一团。

  「认输吧,不然我让你以后都享受不了女人的快乐。」珍妮说着,过去拉着凯莉的辫子,出乎意料地凯莉突然一个上勾拳打在珍妮的阴部,凯莉迅速地连打了三拳,珍妮不敢相信凯莉还有反击的力量,捂着小肚子向后倒退几步,凯莉发了狂一样挣扎起来要继续攻击珍妮,此刻凯莉觉得下身完全麻了,可能下阴已经残废,所以都感觉不到痛了。

  可是她刚刚起身,就被盛怒的珍妮一脚踹在肚子上。「噢……」凯莉马上捂着肚子,呸的吐出一口带血的痰,接着砰一声,脸部又被珍妮的膝盖狠狠撞了一下,凯莉鼻血直流,捂着鼻子整个人无力地靠着铁丝网。愤怒的珍妮口中喊道:「臭婊子老娘今天废了你。」

  说着用那长长的鞋跟对着凯莉的下阴猛踹过来,凯莉不知哪来的力量,双手一把紧紧地抓住了珍妮的脚踝。她虽然下身痛得都麻了,但是怎么会放过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她一把抬起珍妮的脚,用尽吃奶的力气,一脚踢在珍妮的胯下,珍妮发出了一声尖叫,脸上肌肉的扭曲了,接着凯莉紧紧抓着珍妮的脚踝,往自己的方向一扯,珍妮就双脚前后分开一个叉,往她身上压过来,凯莉上身往后倒去,接着铁丝网的支撑,右脚的鞋跟就狠狠地伸出,划出了一条直线,最后深深埋入了珍妮的裙子里。

  这一踹,把珍妮直接踹飞出去,但是珍妮居然还能站稳,只是落地后往后噔噔退了几步,就捂着下身在原地跳来跳去,跳了一会,她伸出一只手指着凯莉的高跟鞋,想说什么但是又说不出话来,弯着腰痛得满头大汗。

  凯莉不断地搓着自己的胯下,刚才的踢脚又让阴部的痛楚增大了许多,但她眼神更加的坚毅,对珍妮说,「我的鞋子不错吧?」说着她似乎忘记了痛楚,冲上去准备用她的钢制高跟鞋继续让珍妮痛不欲生。珍妮突然说:「Takeiteasy!冷静,别激动,你看看大钟,时间到了,恭喜你!」凯莉于是向墙上高挂的大钟看过去,上面写着9分50秒,还没等她回过头,突然下体传来一阵剧痛,珍妮的高跟鞋已经踢到,凯莉才知道自己的痛楚完全没有消退,全部又回来了。

  珍妮嘿嘿冷笑几声,把凯莉的头箍在腋下,然后右脚一个后撩踢,鞋跟重重撩在凯莉的裆下,凯莉的惨叫声持续了足有十秒钟,才无力地倒在地上,珍妮仍不罢休,用脚把已经半晕的凯莉的双脚踢得分开,再用高跟鞋重重踩在凯莉的阴部上,这一脚凯莉再也承受不住了,「嗷嗷」地剧烈呕吐,污物吐得满地。这时大钟响了,舒琳闪电一样冲了进来,一把推开珍妮,冷冷地说:「时间已经到了,你不能再打,她赢得有尊严!」

  珍妮悻悻地说:「再给我一分钟,我会让她后悔参加了这场比赛的。」舒琳没有理睬她,吩咐手下把凯莉用担架担了出去。

  舒琳在担架旁对凯莉说:「恭喜你,不管怎样,你最后通过了测试。接下来你会得到正赛的资格,更多的奖金。」

  凯莉只是无力地说:「快点送我去医生那!」

               6——遇袭

  上次讲到,凯莉虽然通过了升级赛,但是身体也受了重伤。幸好,经过军医检查,只是多处软组织受伤,并没有骨折,经过一个月的精心料理,凯莉基本从伤痛中恢复过来,能够进行恢复性的训练了。联盟没有安排比赛给她,她也知道急不来。但她的教练舒琳却不这样想,她希望凯莉尽快回到赛场上来,越快越好。又过了一个星期,舒琳安排队医和两位技能教练对凯莉进行了一个全面评估,教练都认为,凯莉是可以参加比赛了,但是她的技术教练同时也表示担忧,认为马上参加更加激烈的正赛对凯莉可能有点勉强。

  舒琳可不管那么多,她很快为凯莉在周末安排了一场赛事:「亲爱的,这次我用了点关系,给你安排一个简单的对手——一个日本女人,放心吧,虽然她露面比较少,但我看过她的训练,力量和速度都不怎么样,你能打赢跆拳道的黑带,对她就肯定不会有问题了。」凯莉也没说什么,她心里希望有一天,可以堂堂正正挑战珍妮,报一箭之仇。

  到了周四晚上,舒琳为了庆祝凯莉准备第一次参加正赛,请她和几位军医教练到一个热闹的酒吧喝酒跳舞。凯莉和舒琳喝着酒跳着舞,玩得很开心。酒过三巡,大家都有点醉意了,就各自回家了。

  凯莉走到自己的公寓附近时,街上的人已经很少了。突然她听到天桥上有个女子在呼救,她顺着天桥的楼梯往上望,看到两个男子正在对一位女子拉拉扯扯、上下其手,女子在不停喊救命,但是四周根本没有人听到,除了她。她急中生智,走上几步,对着两名男子大喊:「请你们马上离开,刚才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会到场。」

  两名男子听到之后,愤怒地对着凯莉竖中指,然后就狼狈逃窜了。凯莉这才上去看看被非礼的女子,这是一名白领女子,身上穿着一件OL职业套装,外套和衬衣的扣子已经被男子扯掉了几个,露出了白色的内衣,下面是一条短裙,白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

  女子一看到凯莉把男子吓跑了,马上抱着凯莉伏在她肩膀上嚎啕大哭。凯莉刚想安慰女子问她有没有事,突然觉得下身一阵剧痛,阴部居然被这个OL女用膝盖顶了一下,她不相信地张开了嘴巴,成了一个O字型。

  女子紧紧抱着凯莉,又是两下膝顶,重重撞在凯莉的裆部,凯莉一把推开OL女,马上捂着裆部蹲在地上,痛得说不出话,幸好她今天穿的是一条蓝色的牛仔长裤,或多或少有点保护作用,而且再厉害的痛楚她也尝过了,这几下其实不算什么,只是下阴要害毫无防备的被撞了几下,一时有点没背过气来。OL女看着她蹲在地上捂着阴部的滑稽样子,哈哈大笑起来,凯莉怒视着她,两眼喷火。OL女说:「怎么?臭婊子不服气啊?」

  说着就走过来一巴掌甩凯莉脸上,凯莉忍着脸上的痛楚,突然像个弹弓一样弹将起来,牛仔裤覆盖的膝盖猛地顶在OL女的下阴处,好一个反击,OL女的短裙对阴部毫无保护,痛得她惨叫一声,弯腰护着痛处。凯莉抓住她的头发,膝盖猛撞她脸部,把她撞翻在地,接着再来一招她最擅长的招数,高跟鞋狠踩OL女下阴一脚,OL女尖叫着抱住下阴,头深深埋在两腿中间。

  凯莉还想过去报复几下,突然听到自己下身传来噗的一声巨响,接着一阵强烈的痛楚从下阴传来,凯莉明白自己身后还有对方的人,自己的阴部被一只硬邦邦的鞋头从身后猛踢了一脚,马上跪在地上,双手捂住阴部,痛得她脸色发青,牙根咬紧,从嘴里挤出咝咝的声音。

  这时身后的人抓着她的头发把她拉起来,让她看清了来人的模样,这是一名高个壮硕的女子,金色长发披肩,身穿一件红黑毛衣,下面穿一条阔腿的黑色牛仔长裤,脚上蹬着一双大头高跟鞋,高跟鞋的防水台足有一寸,鞋跟更是有四寸高,被如此坚硬的高跟鞋全力往两腿中间一踢,换谁都受不了。

  这时牛仔女拉着头发把她整个人拉起来,凯莉已经痛得腿都软了,牛仔女突然抬起膝盖,重重顶在凯莉的胯下,凯莉发出「噢」的一声闷叫,立刻被顶的双脚离地,然后捂着裆部在地上满地打滚。

  牛仔女说:「怎么了?才两下子就不行了?下面还有你好受的!」凯莉呜呜地抽泣着说不出话来。牛仔女过来拉着凯莉的头发把她拉起来,凯莉明白,此地不宜久留,要马上想办法脱身,于是她强忍下身的痛楚,用尽全力一头顶在牛仔女的裤裆处,砰的一声,牛仔女结实捱了一头撞,这一下让她捂着阴部弯下了腰,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凯莉不敢恋战,马上沿着天桥的扶梯往下滑,她刚想往家的方向逃跑,突然一个人影从天桥上跳了下来,她马上往反方向没命的逃跑,但她下阴的疼痛让她行动都点不便,没跑几步,突然头发就被人从后面猛的一把拽住,头皮差点没被扯掉。但是很快凯莉就忘记了头皮的疼痛,因为马上一只刀子般的高跟鞋就从下面踢中她的阴部,这一脚准确命中了她已经受伤了的要害,痛上加痛,使凯莉发出骇人的惨叫声。凯莉这时才看清楚,这个鬼魅般的人影原来是之前的OL女,开始她以为她们俩只是设局抢劫的女匪,但是此刻她知道,这两人明显是受过训练的打手。

  牛仔女这时从天桥上下来,从后面抱起凯莉,然后熟练地把凯莉的双手架在身后,OL女搓着仍然疼痛的下阴,对着凯莉的脸用力地扇了一巴掌,骂道:「MLGB,你个臭三八,吃了豹子胆,老娘你都敢动?我操死你!」说着一脚踹在凯莉裆部,尖锐的鞋跟噗的一下踹中了凯莉的裆部,凯莉痛得浑身发抖,两腿绷紧,膝盖紧紧夹住一起,可是怎么挣都无法挣开牛仔女的擒拿手。

  OL女二话不说又一脚踹同样的位置,凯莉痛得嚎叫起来,牛仔女一把捂着她的嘴巴,凯莉只能发出嗷嗷的闷哼。OL女用尽全力第三次踹在了凯莉的裆部,凯莉这次双脚离地,缩了起来,整个人被吊在半空,嘴巴被捂着,只有喉咙发出一些犹如野兽的呻吟声,最后就无力地垂下头,看样子快要痛晕过去了。

  OL女说:「这里太显眼,把这臭婊子拖到后巷去,再慢慢折磨她。」牛仔女就从后抱着半死的凯莉,拖到了一条巷子里。凯莉稍微清醒了一些,嘴巴里嚷着:「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们要找的。」牛仔女一把抓着凯莉的头发,把她的头往墙上猛地一撞,说:「别废话!」凯莉被撞得眼冒金星,嘴里呜呜地哭诉着:「我没得罪你们吧?」牛仔女又抓凯莉头发想往墙上撞去,凯莉突然发难,脚后跟一个后撩踢,这招后撩阴腿凯莉练过很多遍,使起来自然很有心得,牛仔女的裆部被鞋跟撩了一脚,马上倒退一步,跪在地上爬不起来。

  凯莉不管三七二十一,脚上抹油,向着大街的方向拔腿就跑,谁知道OL女像个鬼魅一般又出现在巷口。凯莉骂了一句「我操。」只好硬着头皮一个前冲腿向着OL女的裆部踹了过去,OL女早料到凯莉有此一招,说了句「自讨苦吃」,然后右脚后退半步,等凯莉的招式一老,轻松地抓住了凯莉的高跟鞋,接着用力一扭,凯莉的脚尖从向上被扭到向着地下,惨叫一声。

  接着,OL女把凯莉的脚向上一抬起,右脚高跟鞋往凯莉两腿的开叉处用力一踹,凯莉惨叫着飞了回去,一手捂着下阴,一手捂着脚踝,缩成一团。

  OL女对自己这招的效果很满意,看着痛得泪流满脸的凯莉说:「胡凯莉,你不是很能打么?起来继续呀!」凯莉呜咽着说:「你们……为什么会知道我名字?……是谁派你们来的?」

  这时牛仔女过来了,往凯莉的小腹猛踢两脚,牛仔女的腿劲太大了,凯莉被踢得差点吐血,马上捂着肚子说不出话来。这时牛仔女把凯莉的双脚抬起,站在凯莉头顶方向的OL女会意地接过去,把凯莉的双脚分开,然后用鞋跟踩住凯莉的咽喉。凯莉不知道她们还想怎么样,只是不断求饶:「求求你们……别打!你们要什么尽管拿去,真的……别打了,我受不了了。」

  只听到牛仔女说:「许个遗愿吧!哈哈。」说着突然整个人跳起,用膝盖狠狠跪在凯莉叉开的裤裆里。「啊啊……噢……嗷嗷……呜呜……」凯莉发出的叫声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极限。但是牛仔女还没打算放过凯莉,她站起来,再次跳起,用鞋跟往凯莉的裆部猛跺一脚,凯莉惨叫的同时两脚用力乱踢,一下子挣脱了OL女的钳制,抱着裆部,把头也深深埋进去,好像这样可以减轻一些痛楚。
  OL女说:「让我们来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09-27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