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无止尽的暑假](24)[作者:capricandy]
[无止尽的暑假](24)[作者:capricandy]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68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四天(8/12)剑山地狱
 
---------------------------------- 
  眉子此刻正被以高手小手吊的方式,腾空吊在拷问室的正中央,双腿被撑开 而强迫成为人字形的姿态固定着。
 
  在她的面前,放置了100根,每根皆长达40公分的细铁叉…
 
  「今天,这些铁叉,全部都要插进你的身体里,弄得不好,你或许会一命呜 呼馁,你就尽量加油忍耐哟!」亚纪带着恶意的笑容说着。
 
  眉子看着那平放叠成一小丘的铁叉,每根铁叉的尖端都磨得锋利,光是看到 就感到毛骨悚然,一想到这些东西要插进自己体内,眉子已经吓得脸无血色。 
  「呀啊啊啊啊───不要──!!不可能……太勉强了……」眉子吓得流泪 苦苦哀求,只希望亚纪她们这一次能心软一点,就这一次就好…
 
  「闭嘴!还没开始拷问就别再那哀嚎哭泣了,待会可就有得你发出惨叫的。」 亚纪说着,拾起了一根铁叉,缓缓地靠向了眉子。
 
  「呜呜呜……住…住手……那样子……会死的……」
 
  「安心吧!小眉。为了让你能继续接受拷问,不会死得太早,所有的急救设 备都已经做好准备了。但是,还得看你够不够争气,要撑不住的话,就想想你可 爱的小达也啊!这一百根铁叉,插入他的身体内,会变怎么样呢?」
 
  「!!!」眉子的脸色更加惨白,此刻的她没有退路,只能祈祷自己能挺过 这一次的恐怖拷问,尽自己所能地保护达也。
 
  「嘻嘻,安分多了嘛!那么,要开始哟!为了不死去而尽全力撑下去吧!今 天也是充满痛苦的美好一天哟!」
 
  亚纪说完,将手上的铁叉,无情地刺入了眉子的左上臂,并从另一端染着鲜 红的血液贯穿而出。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好痛!!!住手──」
 
  「早得很呢!现在才刚要开始而已哟!」亚纪说着,再将第二根铁叉,再次 横贯了眉子的左臂。
 
  「咿呀啊啊啊───」在眉子的痛苦哀嚎下,亚纪完全不留半点情分。前两 根贯穿了眉子左臂的上臂部位,第三根、第四根则是刺穿了眉子左小臂,第五根 更是直接刺穿手肘关节处。另外五根,对称性地贯穿了眉子的右臂位置。 
  「住…住手……极…极限了……」眉子极为痛苦地哀求着。即使仅仅是被吊 起来,承受身体重量的手臂,就已经疼痛不已,此刻被这些铁叉贯穿,连动都不 能动,眉子觉得自己的手臂像是要断掉般。
 
  「嘻嘻,双手已经插满了,接着,轮到脚了哟!」亚纪说着,一手抚摸着眉 子左小腿的腿肚子,另一只手拿着的铁叉又已经蠢蠢欲动。
 
  「不……不要……求求你了……住手啊!!!」眉子一边因为手臂的剧痛而 直冒冷汗,另一方面又感觉到亚纪的手在自己的腿上滑动,她知道那里是接下来 要受到同样痛楚的拷问目标,却完全无法躲避或减轻半点痛苦…
 
  「真是美丽纤细的腿呢!」看着那簌簌颤抖的玉腿看得入迷的亚纪,最后发 出一声感叹,手上的铁叉终於刺了进去。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新鲜的激痛,从远处传递而来,眉子并没有 因此而感受到手臂的剧痛减轻,想对的,多一个痛苦来源的她,觉得自己全身都 像是要四分五裂般的强烈激痛。
 
  眉子的哀号声下,亚纪逐次地将铁叉不停地插入眉子的左小腿肚,再从另一 端贯穿出来,转眼间就插满了整整五根,再也找不到可以下手的方向,亚纪才又 将眉子的右小腿,同样穿刺了五根铁叉。
 
  接着,眉子的两边大腿,也各被十根铁串贯穿。
 
  「差不多了,再不帮这女孩输血的话,她就可能有生命危险了。」章一观察 着眉子失去血色的脸庞与插满铁串、不停渗出血的四肢,下出了结论,并拿出事 先准备好的输血袋,替眉子进行第一次的输血。
 
  「求求你…已经……极限了……求求你…拔下来……」输血的过程中,眉子 身上的铁串仍插在她四肢上,眉子虽然因为新鲜的血液流入体内而稍微恢复点体 力,但是疼痛仍然没有些微减少。
 
  「笨女孩!如果贸然把这些铁串拔掉的话,你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哟…况且, 你没看到,还有一半以上的铁叉,都还没插进你体内,拷问才刚要开始而已哟!」 
  亚纪看眉子恢复了血色,继续开始这无情的地狱拷问。她一手拿着一根铁叉, 另一只手在眉子的臀部游移。
 
  「呜……住手……呀啊啊啊───」眉子的求饶话还没讲完,亚纪手上的铁 叉就已经由外而内地,贯穿眉子的左边屁股蛋,直到从股沟旁刺穿而出为止。 
  在臀部刚传来的剧痛还没减轻之时,另一根铁叉又换了个角度,从内侧往外 刺穿,又传来了新的剧痛。等到两边原本雪白无瑕的俏臀玉肉,因为各被十根铁 叉贯穿而变成鲜血淋漓的蒺藜球后,亚纪才又转向下一个目标。
 
  「这两根,有点难度呦!」亚纪说着,将两根铁叉分别往内贯穿了眉子的左 右大小阴唇,铁叉的尖端还刺入了眉子的小穴肉壁内。
 
  「咿呀啊啊啊──」
 
  「真是纤细的小蛮腰啊──你这种迷死人的可爱脸蛋跟美丽身材,就连女性 也会心动吧!十足就是,最适合我们拷问的玩具呦!」亚纪说着,又在眉子的两 侧腰只,各贯穿了一根铁叉。
 
  「呜……呜呜……」
 
  「小眉,知道接下来轮到哪里了吗?」亚纪故意停下手,问着眉子。
 
  「……!!!」此时的眉子全身,不管是四肢,或是腰部以下的下半身,全 都已经插满了铁叉,传来剧烈的痛楚,全身上下唯一还没那么痛的,除了亚纪等 人一直不愿拷问的脸蛋之外,就只剩下……
 
  「傻女孩,这样都还猜不出来?就是你的骚奶子呦!」亚纪说着,伸手用力 掐住眉子的乳房。
 
  「咿呀啊啊啊───不要───求求你……不要胸部……不要───」如亚 纪所预料的一样,眉子对於接下来要被拷问的目标,出现了不同於以往的剧烈反 抗的反应。同样身为女人的亚纪能了解,眉子对自己全身部位最满意的,就是她 的那对乳房了。虽然只是高中一年级的眉子,乳房才初长成而没有到傲人的双峰, 但是那种完美匀称的形状与少女酥胸的柔软触感,再搭上身材比例,却是连一堆 空有巨乳身材的女模特都没得比的。
 
  也因此,或许是出自於女人的妒忌心态,亚纪也特别看不惯眉子这对奶子。 
  「咿呀啊啊啊───」在眉子绝望的淒声惨叫下,左乳房已经被铁叉横向贯 穿。从眉子原本最自满,如今却成为女人弱点部位传来,比起臀部还要远超出许 多的剧烈痛楚。
 
  第二根、第三根,也都马上贯穿眉子娇嫩的左乳房,然后第四根,亚纪故意 转个方向,让眉子的乳房也被迫跟着扭曲着,使眉子的痛楚攀升到更高处。 
  「够…够了……呀啊啊啊───」
 
  第五根、第六根…眉子那不算大的左边乳房,竟直到被十根铁叉贯穿,如同 剑山般惊悚骇人后,才终於罢手。
 
  接着,另外十根铁叉,以同样的方式,贯穿了眉子的右乳房。
 
  「接着,这一根…」亚纪将手上的铁叉,由外向内横向贯穿了眉子的左乳头 根部及乳晕处,又继续由内向外贯穿过右边乳房的同样位置,迫使眉子插满铁叉 的乳房往内靠拢再一起。
 
  章一帮脸上又已经失去血色的眉子,输了第二袋血液,并让眉子稍微歇息片 刻,不过全身各处插满铁叉,就连痛苦挣扎都只会带来更剧烈痛楚的眉子,根本 无法获得半点休息。
 
  「差不多,中场休息时间结束了。」亚纪说着,示意这铁叉拷问还没结束。 
  「咿──呀啊啊啊───够了……已经不行了……」
 
  「这不是声音还很充沛吗?还能发出悦耳的悲鸣馁!」亚纪说着,将剩下的 铁叉都拿到眉子的身体正下方,说:「小眉,现在开始才是拷问的重头戏呦!剩 下的这十五根,我可没办法了。…哥哥,接下来就麻烦你了。」
 
  「包在我身上!」章一拍胸脯保证,并拾起两根铁叉,绕到眉子的背面。 
  (怎么……要干什么……要刺在哪里……!!!)眉子不安地感觉到章一的 手掌在自己的下背部游移摸索,像是在确认什么东西的确切位置,等到章一找到 了之后,手上的铁叉便小心翼翼地,一左一右地刺入了眉子的背部。
 
  「咿呀啊啊啊啊───」出户意料的部位被铁叉刺穿,远远超乎之前所受剧 痛的感觉,从体内器官传来,两根铁叉不偏不倚地,刺进了眉子的肾脏内。 
  「住……住手……会死的……」脏器竟会成为对方的拷问目标,接近死亡的 剧痛与恐惧,让眉子不停挣扎着,但是身体每一处都插满了铁叉,摇晃、扭动只 会使露在外头的铁叉彼此碰撞,对伤处带来更显着的痛楚而已。
 
  「别乱动啊!如果刺岔了就没救了。」章一捏起眉子的侧颈皮肉,避开颈动 脉与咽喉气管,将铁叉一左一右地从后向前刺穿了眉子的脖子两侧。
 
  现在的眉子,就连嘶声裂肺的哀嚎,也会带来难以想像的可怕痛楚。
 
  接着,章一再从眉子的正面,将两根铁叉刺入了眉子的胃袋内。
 
  「呀啊啊啊啊──死──死了──要死──」
 
  「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很顽强嘛!接下来这个,稍微有点痛啊!」
 
  章一将一根铁叉刺进了眉子的肝脏。
 
  「呜咿──嘎……」
 
  眉子的脸转眼间就失去血色而开始转为发青,好像已经休克了的样子。 
  「死了的话,你的弟弟就也要受到这样的拷问喔!尽全力努力忍住吧!」 
  章一一边说着,一边帮眉子施打抗休克剂,输血,又注射了新的鸦片拮抗剂, 要让眉子把全部的精神都给榨乾为止。
 
  大约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眉子的脸才逐渐恢复血色。
 
  「那么,真正的痛苦,现在才开始喔!」
 
  章一将手上的两根铁叉,从眉子的耻骨上方刺入,将体内的膀胱、子宫、直 肠贯在一起一同贯穿。
 
  「咿呀啊啊啊──思……思……」眉子已经痛到口齿不清,讲不出话来了。 
  尽管眉子的淒惨情况,仍不获容赦地,另外两根铁叉分别刺进了眉子的左右 耻丘。
 
  痛到反弓身子,却只会带来更剧烈痛楚的眉子,绝望地看着章一将下一根铁 叉的尖端瞄准着眉子娇嫩的阴核…
 
  「咬紧牙关忍住吧!」章一说着,将抵在眉子阴蒂头的铁叉,狠心向前推送 
  「矶咿咿咿呀啊啊啊啊啊───」
 
  女性最敏感、神经最密集得阴蒂,被铁叉从阴蒂头直到膀胱都给刺穿了。 
  「呼呜──呼呜──」因为双倍鸦片拮抗剂的效果,就连大人也早已会陷入 昏死的剧烈痛楚,如今却仍十分鲜明地传递到眉子的脑袋里,彷彿这些痛楚是刚 造成的似的,长久下来,像是全身各处仍一直不停地受到穿刺。
 
  「最后两根,要让你尝到究极的疼痛,究竟能不能忍住呢?……」章一捡起 了地上最后两根铁叉,先是用手在眉子的腹部摸索触诊,要找到最后下手目标的 方位。
 
  「应该是这一边吧……」章一终於摸索到了之后,将铁叉刺进了眉子的肚子 内。
 
  「咿呀啊啊……哇啊啊啊啊───」
 
  刚开始还只是如同之前被铁叉刺入体内的痛楚,但随即,像是体内有一颗爆 弹引爆般的,从未有过的极强烈剧痛,使眉子像是要自己将嘴撕裂般,发出淒厉 绝伦的悲鸣。
 
  「还有一根。」前一根正中目标后,章一更有把握的将最后一根铁叉刺入眉 子的腹部,在上一根的对称位置处。
 
  那种刚体会过的究极痛苦,这次在身体另一端同时传来,旧的痛苦却无法因 此被盖过或减弱,已经不是人可以承受的痛苦极限,使眉子整个人像是要弹了起 来。
 
  「果然,比阴蒂被穿刺的反应还要激烈啊…女人的卵巢,跟男人的睾丸是同 源器官,只是一直在身体深处而被忽略,如今这女孩所受到的痛楚,就如同男人 的睾丸被刺穿一样了。」章一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弹了一下尖端刺穿眉子卵巢, 尾端仍露在外面的铁叉。
 
  「矶呀啊啊啊啊───」铁叉的稍微振动,对眉子来说,却像是被大力搅动 般的剧痛,使她翻白眼口吐白沫,却因为鸦片拮抗剂,而始终无法从那种剧痛中 获得轻缓,只能在濒临崩溃极限的精神状态下,不停尝着鲜明的、几近死亡的痛 苦。
 
  …
 
  眉子就这样身体插满一百根的铁叉悬吊着,身体动弹不得,全身没有一处不 感到剧痛的,大脑早已接收超出负荷,苦於双倍的鸦片拮抗剂,几乎要榨乾自己 最后一点精神。
 
  在章一继续为眉子输血之后,眉子的精神与体力也没有恢复迹象,已经是濒 临失神的游移状态了。
 
  「再这样下去可能就糟了,得帮她把铁叉拔下来了。敏江,把电气警棍拿来 吧!」
 
  等到敏江取来电气警棍,章一将后面接下来的电刑拷问的事前准备就绪时, 眉子都还没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事情,大脑完全被无止尽的痛楚佔尽所有思考空间。 
  劈啪一声,伴随着从电气警棍出现的电弧连通到贯穿眉子小腿肚的铁叉上, 眉子的精神被这突然的电击稍微回复了点,而她的双腿却像是抽搐般,肌肉突然 用力一阵收缩,使原本就已剧痛不已的整条小腿,此刻更是无法抑制地传来更高 一层的痛楚。
 
  「咿呀啊啊─住…住手……已经……不行了…」
 
  「小眉笨蛋,如果不先止血就把铁叉拔下来,你会失血过多而死的呦!好好 忍耐吧!今天的最后了。」
 
  利用电热加温这些铁叉,让伤口止血,这种极不人道的方法,还犹胜於直接 用火加热这些铁叉。电流流经过人体时,对人所造成的伤害,不仅仅是烧烫,还 会产生像是被车子狠狠撞上的冲击,以及身体无法克制的抽搐、弹动等自然反应, 对於稍微动到身子,插满全身的铁叉就会让自己快要痛死的眉子,在这电刑之下, 也无可避免的一边受着难以形容的痛楚,一边却仍不停地剧烈弹起、落下,再次 弹起、落下……
 
  好不容易,第一根铁叉已经被电热烧得烫手,眉子的伤口皮肤也出现焦痂, 眉子近乎虚脱的瘫软下来,连头都抬不起来,但这还只是第一根而已…
 
  「止血」仍在持续进行着,眉子的双腿、屁股、腰只、双臂、乳房、脖子、 …等等各处,先前怎么残忍地被铁叉刺穿,此刻就同样残忍地被电击烧糊伤口。 
  轮到内脏之后,才是眉子真正苦痛的开始。电击的冲击直接打在重要的脏器 上,两颗肾脏像是被活生生摘除般、肝脏像是炸裂般、胃袋像是被狠狠掐捏般, 呕出混着血的胃液…
 
  接下来,贯穿膀胱、子宫、直肠的两根铁叉受到电击,从体内三个不同的器 官传来同步但却有三倍以上的痛楚,眉子已经气若游丝,奄奄一息,连哀求、尖 叫等等,都发不出来了。
 
  「最后的重头戏,做好觉悟了吗?」章一将电气警棍,抵在尚未受过电刑折 磨的两根铁叉上。
 
  「劈啪!」
 
  「咿呀啊啊啊──」卵巢受到电击,使原本发不出声的眉子,此刻竟又像是 恢复元气般嘶声裂肺地大声惨叫,但只是一瞬之间,眉子就再也发不出声音,整 个人像是被抽离了般,头往下垂落,身体也软趴趴地悬着,只剩腹部周遭的肌肉, 因为电击而产生的自然抽搐。
 
  「小眉?……」
 
  经过这二十多天的残忍拷问,河合眉子一直强忍至今,最后仍然承受不住, 她那小小颗却十分顽强的心脏,也终於停止了跳动…
 
  ……
 
  ……
 
  ……
 
  (我……在哪里……)
 
  当眉子回过神来,发现她正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周围都是雾濛濛的,眼 前只有看到自己正在走着的这一条小桥…
 
  顺着这一条小桥往前走,依稀可以看到对岸的模糊身影,可是自己的后方, 眉子却无法知道来路是什么,甚至无法回头。只要想要转头看向自己的来路,就 会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恐惧感…
 
  (好痛……全身好痛……)
 
  明明从身体上看不见伤口或异状,但是眉子却能感受到,身体各处,不管是 体外还是体内深处,无一不传来剧烈的痛楚。但是,每往前走一步,身体的痛楚 就会减轻一点…
 
  (是啊……就这样走下去就好了……)
 
  不知道目标在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在这里的眉子,在这一段路上, 却也走得越来越轻松自在。身体已经不那么痛了,越来越愉快、越来越感到轻飘 飘的,像是在这样走下去都可以飞起来似的…
 
  (一直…走下去………)
 
  但是……为什么……好像有个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与自己此刻轻飘飘的感 觉对比,却是那么地沉重…
 
  「姊姊……」
 
  (……这声音??)
 
  眉子还差一点就要走到对岸,却被这熟悉的声音叫唤住,而减缓了脚步…… 
  (后面……有人叫我?)
 
  眉子的意识深处,对这声音越来越熟悉,一阵异样的温暖与恐惧交织的感觉, 让眉子一时裹足不前…
 
  「姊姊…」
 
  (!!我想起来了……达也……我最爱的弟弟……但……为什么…没办法回 头……马上就要到对岸了……过桥之后…可以变得很快乐吧……)
 
  「姊姊……不要去……别丢下达也……」
 
  (达也……姊姊……不能丢下你……但……)
 
  「姊姊!!」那个声音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急,眉子终於克服恐惧回过头。 
  (!!!!!)
 
  眉子一回头,看见的是几个人的模糊身影,其中四个人的身影虽然朦胧不清, 但是正中间娇小年幼的,却受到可怕的拷问而哭泣的人的身影,竟是自己最爱的 弟弟达也…
 
  (达也!!达也!!必须要保护…姊姊必须要保护你……)明明心中感到恐 惧无比,但是看着自己的弟弟受到折磨,使眉子坚定决心地踏出回头的第一步… 
  顿时之间,刚才全身的疼痛感,都回到了眉子身上,走回去的每一步,不但 身体的痛楚越来越强烈,双脚也越来越沉重,心中的恐惧感更是越来越强炽。 
  (好恐怖……不行……脚动不了了……呜……)
 
  走到中途,眉子因为痛楚与恐惧,双脚几乎失去使唤,整个身体好像也都在 劝她别往回走了,赶快到对岸吧…
 
  「姊姊──」达也的惨叫声下,眉子趴在地上,用手爬行的方式,就算要这 样一路爬回去,也必须要守护,必须要守护达也……
 
  ……
 
  好像要吐血般的剧烈疼痛,回到了自己的身上,眉子被这样的激痛给痛醒过 来。
 
  铁叉已经全部拔除,眉子浑身是血的躺在血泊上,看到了满身大汗的章一, 用苏醒装置替眉子急救,原来刚才自己已经在冥世游一圈了…
 
  「哦哦!救回来了啊!」章一说。
 
  「真是奇蹟馁,小眉竟然活过来了,真正的地狱,不是应该还比较快乐吗?」 亚纪笑着看着刚从死里逃生,眼神仍涣散无法聚焦的眉子。
 
  (达也……姊姊…会…会………)眉子刚确定自己回到现世,大脑还来不及 运转,马上又失去意识而陷入昏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09-27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