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飘在雪梨](06-10)[作者:moneyling91]
[飘在雪梨](06-10)[作者:moneyling91]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719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6
 
  她扑上来用嘴唇堵住我的嘴,舌头在我的嘴里搅动,吸吮着我的舌头,小手 疯狂的爱抚着我的阴茎和睾丸,她压着我躺下,说这些我的脖子吻下去,一边为 我口交一边用眼神和我对视,手还不停的刺激我的乳头。
 
  我爱怜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和脸颊,口交的快感和乳头被刺激的酥麻感觉,一 起冲击的我的大脑,我不由自主的也发出了呻吟。
 
  我把她的身体转过来,让她的屁股对着我的脸,我一边捏着她的屁股,一边 亲她阴户旁边的嫩肉,银亮的爱液顺着阴户的缝隙中流出来,我用舌头把淫水舔 到她可爱的菊花上,她撒娇一样的抗议了一下:「嗯……不要嘛,那里髒. 」 
  我没有回答她,用力的继续添着她的腚沟沟,嘴里发出享受的声音。她已经 顾不上舔我的阴茎了,抓着我的鸡巴趴在我的腿上,尽情享受着我的「服务」。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帮我再次套上了套套。转过身来半蹲在我的面前, 湿漉漉的阴部悬在我坚挺的阴茎上面,我稍稍拱起腰,不着急插入,手扶着阴茎 根部,用龟头摩擦她的阴蒂,她大声地呻吟着,很快她的腿就撑不住了,直接坐 到了我的阴茎上,湿滑的阴道毫无阻碍的套住了我已经硬到青筋暴起的鸡巴。 
  其实我的阴茎不算大,也就十釐米左右,不过我的龟头很粗,这样突然插入 让她深吸了一口气,呈现在我面前的画面浪漫至极,她的头向后仰过去,伴随着 销魂的呻吟声深吸一口气,同时她的腹部绷紧了,四块腹肌突出来,看得我血脉 喷张。
 
  她骑在我身上开始慢慢蠕动,我感到我的阴茎在她的体内被暖暖的紧紧包围, 她的阴道很紧,同时又很湿很滑,每次蠕动都是一种又紧又滑的极致享受,我不 由得坐直上身,紧紧的抱住她,她把我的头埋到她的两乳之间,不知疲倦的蠕动 着。
 
  不知过了多久,我怕她累了,於是把她放倒,我跪在床上,把他的两腿搭在 我的腿上,拉着他的双手开始抽动,我发现这个体位可以插得更深,更快,而且 她美丽的身体可以尽收眼底。
 
  经过刚才的射精,我感觉我的阴茎现在一点想要射精的感觉也没有,我告诉 我自己这一次一定要让她满足……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快,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在房间里呆了一下午了,太阳开始 落山了,落日的余晖把房间染成了金黄色,两个赤裸的身体还在不知疲倦的缠绵 着……
 
                07
 
  整个下午我一共射了三次,算上前一天晚上自己打飞机,一共射了四次,她 倒是精神很好,不过有点担心我撑不住。
 
  「一下午没干别的,就被你欺负了,你不腻啊?」
 
  「不腻不腻,和你做爱怎么会腻呢?我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多干几次,万一这 是个梦的话,醒了就没得干了。」
 
  她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傻样,不会没得干的,以后机会多的是,不过你这 个师父当的不合格哦!说好了教我做按摩的,结果什么都没交我。」
 
  「我虽然没教你,不过我用我的小弟弟和舌头帮你全身从里到外好好的按摩 了好几遍呢,总可以补偿你没学到知识的遗憾了吧?对了,你以后能不能别叫我 师父了?你一边叫我师父,我一边插你,感觉像乱伦一样。」
 
  「我就喜欢叫,杨过和小龙女还是师徒关系呢,不照样……那个,在一起羞 羞吗?」
 
  「他们是会在一起打打炮,不过也不见得每次小龙女都『徒儿,徒儿』地叫 啊,多变态,你以后就叫我阿宁吧。」
 
  「不行,我就要叫师父,平时的时候我叫你阿宁,做爱的时候我叫你师父。 
  你呢,平时的时候就叫我Zoey就可以,做爱的时候就叫我宝贝,我喜欢 听你叫我宝贝。「
 
  「好吧,Zoey宝贝……」
 
  我们把身上洗了洗就穿上衣服送她回家了,还在她家附近吃了晚饭,一路她 都挽着我的胳膊,像个孩子一样朝气满满,完全看不出刚刚和我大战了一下午。 
  还给我点了一份参鸡汤,说是让我好好补补……
 
  回家路上感觉轻飘飘的,真的像做梦一样,不过大腿感觉很沉重,毕竟射了 四次有点吃不消了,看来以后要多锻炼下肢力量了。
 
  到了家后,我的好兄弟小乔一脸癡汉表情的望着我:「大哥快给我讲讲你今 天下午是怎么过得?我要知道所有细节。」
 
  「没啥,就是打炮呗。」
 
  「打炮是啥感觉啊?我还没试过呢。」
 
  「那是人生中最美妙的感觉,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小乔对我这种不配合的态度表示很不满意。
 
  「阿甯啊,平时你老是在我面前滔滔不绝的吹牛说你多会聊天,多会和美女 相处,我不想听你都要说,怎么今天真的上三垒了,反倒跟我这装起清纯了!我 出门的时候把家里收拾的多乾净,你这么不配合你对得起我吗?」
 
  「不是我不想和你讲,而是真的没有办法讲,以前那都是我自己在那边意淫, 当然越讲越High,这次真的癞蛤蟆吃到天鹅肉了,反倒不知道该怎么说,我 要好好回味,说出来就泄出去了。」
 
  「你这个贱人,真他妈走运,那女孩真心好看,尤其那腰,那屁股,干一次 少活十年我都乐意。」
 
  「狗日的,你怎么知道她的样子?你丫不会一直在偷窥吧!」
 
  小乔赶紧摆手否认:「我哪有那么变态啊,我给你发完资讯就赶紧出门了, 出门之后我比较好奇,所以就躲在街角看看她长啥样,我本来以为会是一条恐龙 的,没想到这么漂亮,你以后怎么打算的?你们算是什么关系?炮友还是恋人?」 
  我沉默了一会说:「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很纠结,之前根本没想到会和她走 到这一步,她根本不知道我在国内有女朋友,刚刚回去的时候,看她的样子好像 把我当成男朋友了。」
 
  小乔一边听着一边用手摩挲着下巴,一副龟丞相的做派说到:「那不是挺好 吗,条件这么好的女孩打着灯笼也难找啊,你乾脆和国内的女友分了和她处得了。」
 
  「那绝对不行,我和我物件都这么多年了,她在国内苦苦等着我呢,我找到 新欢了就把她甩了那还是人吗?」
 
  龟丞相:「那就两边瞒,反正国内那个离得远也看不见。」
 
  「这样也不好,时间长了,我们俩人都无法自拔了怎么办?」
 
  龟丞相一翻白眼:「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人家天仙一般的女子,凭啥和 你越陷越深呐?现在这么纠结也是你活该,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还不早点说,你 这不就是妥妥的骗炮吗?最后往往落得个鸡飞蛋打的结局,这种事我见的太多了, 在微博上。」
 
  「别逼逼了,你说那根本就不现实,如果按照你说的,我只要是认识一个异 性,就第一时间通知对方『我有女朋友了,别打我主意啊』,对方肯定认为我有 病吧!」
 
  「你就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有的干就干,纠结这么多干什么?再怎么你 也比我强啊,我他妈只能干自己的右手,不过我干右手的时候左手从来不吃醋。」 
  我没再搭理他,躺在床上,闻着她残留在床单上的香味,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
 
                08
 
  翻来覆去的想了一夜,也不知道啥时候睡着的,第二天起床就看到手机里有 一条她的信息:「睡不着觉,想你……」
 
  看的我心中一阵甜蜜,给她回复:「我也想你,不过没再打飞机,怕飞机被 打坏掉了。」
 
  「你这个色鬼,以后我帮你打飞机。」
 
  看完资讯我又不争气的勃起了,由於昨天用的太多,所以有点痛痛的。 
  由於是星期天,按摩店的生意比较好,所以我早早地就出发上班了,到店里 后已经热火朝天的忙起来了,我也是干劲满满,争取一天挣到200刀。 
  过了一会,竟然听到了Zoey和人打招呼的声音,原来她已经可以正式上 岗了,这丫头真是不赖,虽然从来没干过体力活,但是学的真心快,比我当年出 徒还快了一周。
 
  店里的男同事看到她都兴奋起来了,跑前跑后的帮忙,结果她就只和我亲近, 跟着师父,让我很欣慰。
 
  那天生意特别忙,她一天下来赚了一百五,作为新手来说真的不容易了,她 很兴奋,说要请我吃好吃的
 
  「师父我挣钱了,请你吃大餐!你想吃什么随便点。」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哦!听说这附近有一家义大利人开的叉烧饭 特别好吃,我早就想去挥霍了!」
 
  她捂着嘴咯咯的笑:「您别逗了,哪有义大利人卖叉烧的?再说了叉烧饭也 有点太不上档次了啊,你再说个贵点的。」
 
  「我就想吃叉烧饭,不过我这个人比较奢侈,我还要加个鹵蛋和可乐。」 
  她无奈只好同意了,挽着我的手去吃了一顿「豪华」叉烧饭。吃完饭后,她 带我去了这边着名的Darling Harbor。
 
  「我之前答应过你的,要带你走走悉尼的美景,今天带你到情人港看一下。 
  怎么样,漂亮吧?「
 
  微鹹的海风吹拂着木质的码头,两岸酒吧的灯光在夜色下显得如此醉人,情 侣有的在岸边牵手漫步,有的坐在码头上依偎着说着情话,看着身边的她,我感 觉是如此的幸福,但我知道我不能和她一直在一起,这样的幸福註定是短暂的, 而她还不知道我是一个有了女友的人,人生第一次,我开始厌恶我自己。 
  「阿宁,你怎么不说话啊?你不喜欢这里吗?」
 
  「这里很漂亮,不过情人港里最美的不是这些冷冰冰的建筑物,是这里幸福 的情人们,而你是其中最美的。」
 
  她害羞的笑了,依偎在我的身边,我帮她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头发,轻轻的亲 了她的额头。这时旁边的酒吧响起了动听的音乐,一个深沉的男音吟唱着唯美的 歌词:
 
    「youcanseeherinthedistance
 
        whereshewalksalone
 
     thenyoufollowherdirection
 
         toyoursecondhome
 
  theeveninggrabsusinthesoundswearebound
 
   wesitandwatchthesunmovingdown
 
   itfeelssogoodtohaveyouaround
 
  wishwecouldstayforever,haveforeve rnow「
 
  「亲爱的,你知道这首歌的名字吗?」
 
  我摇摇头。
 
  「这首歌叫《Forever Now》以前我不知道该怎么翻译这个歌名, 但今天我知道了?」
 
  「说来听听。」
 
  「愿此刻永恆. 」
 
  我紧紧的搂住她,「嗯,愿此刻永恆. 」
 
                09
 
  在情人港吹完海风后,我就送她回家了,到了她家楼下她期期艾艾地说: 「要不要上去坐坐?我没有室友,自己一个人住。」
 
  这可是赤裸裸的勾引啊,我多想上去再和她大战三百回合,然后睡在她家里, 与她相拥而眠,可心底有个声音告诉我我必须悬崖勒马了,在这样下去不管她会 不会真的爱上我,我就会首先沦陷的。
 
  「不了,今天好累,那个,我想早点回家睡觉。」
 
  这话我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做这个决定真的太难了。她虽然有点失落, 但是表示理解:「累了啊,那就早点回去休息吧,嘻嘻,其实我也有点累了呢, 今晚早点睡,明天周一还要上课去呢。」
 
  「那我们学校见吧!」
 
  「好的,晚安吧,路上注意安全啊!」
 
  坐在回家的火车上,我狠狠地抽了自己两个耳光,我竟然硬生生的拒绝了她 的邀请。
 
  要知道对於女孩来说被拒绝了伤了不光是心,还有自尊。不过事到如今我只 能硬着头皮慢慢疏远她了,我现在只祈祷她其实只是想要一个炮友,和我只是纯 肉体关系,没了我以她的条件找个器大活好的还是很轻松的。
 
  第二天到学校我也躲着她,放学之后按摩店我也没去,她发资讯问我是不是 病了,我和她说我没病,这段时间要陪一个朋友一起玩,所以不能上班了。 
  「哦,那咱们一起玩呗,你那朋友是男的女的啊?方便一起吗?」
 
  「不太方便,他不喜欢陌生人。」
 
  这个谎编的太生硬了,她好像知道了我只是在找理由躲着她,不知道是伤心 了还是放下了,接下来几天她不再联系我了。
 
  我放学之后就直接回家待着,寻思着乾脆辞职算了,躲得远远的。回到家之 后看到小乔,小乔兴奋的和我说:「恭喜我吧,哥们谈恋爱了!」
 
  「恭喜你啊乔哥,哈哈,对方是谁啊?给我也讲讲细节呗。」
 
  「她是我打工饭店的服务员,今天刚刚同意做我女朋友,手还没摸过呢,哪 来的细节。」
 
  「有照片吗?」
 
  小乔打开手机,给我看了他女友(也就是初恋)的照片,我看了一下表示非 常欣慰,那个女孩挺漂亮的,很苗条,圆脸,看起来还有一点靦腆。
 
  「嗯,不错,配你富余了,这下你真的捡到宝了!」
 
  小乔跟个弱智似的一个劲傻乐:「嗯,我虽然没恋过爱,但一见到她,我就 知道她是我的真命天女啊,我不惦记别人了,这辈子就是她了!」
 
  我不再拿语言挤兑他了,这就叫好人有好报啊,那女孩虽然漂亮,但我们家 小乔也不赖啊,虽然有点色,但是漂亮忠厚朴实,工作卖力,不抽烟不喝酒,最 关键的是「身家清白」,不像我,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
 
  想到这里我又想起Zoey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有没有恨我?是不是 在等我去哄她?不过我要咬牙挺住,现在个状态是对所有人都好的。
 
  小乔的效率比我想像的快多了,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就取得重大突破,一天 晚上贱兮兮的跟我说:「甯哥,能不能帮个忙?明天能不能晚点回家,我要过二 人世界。」
 
  「没问题啊,不过不可以跑我床上打炮啊!」
 
  「你那破床我才不稀罕呢,不过我也不确定能不能上三垒,如果成功了,我 会牢记每个细节和你分享的。」
 
  「不用和我分享,你就用心享受就行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Zoey打来的,胆怯的我不敢面对她,所 以没有接电话。
 
  过了一阵,她发来了资讯:「你最近一直在躲着我,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是怕我成为你的负担?还是你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又或者你已经厌倦了我,找 到了别的猎物?难道你之前对我说过你对我的迷恋都是谎话吗?我希望你能出来 和我见一面,不管你希望我们如何结束,我希望你能够勇敢的面对面告诉我。」 
  「明天放学后你有时间吗?我去你家找你。」
 
  「好的,明天见!」
 
  我放下了手机,歎了口气,我决定明天就告诉她我脚踩两条船的事实,被一 个混蛋欺骗和被一个混蛋辜负相比,哪一种会更让她伤心?我不敢继续想了。 
                10
 
  第二天早晨我感觉还是不要去她家了,万一没把持住又和她滚了床单岂不是 越来越乱,所以我就去她的班里找她,乾脆在学校把事情说清楚,可等了半天也 没看到她,我问她的老师,她的老师说Zoey已经结束语言课程的学习了,不 会来上课了。
 
  这时候我按摩店的老闆来电话了:「我说你徒弟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我看你 面子给她正式排班了,结果她干了两天就他妈辞职了,现在店里忙的要死,你放 学后赶紧过来顶一阵。」
 
  「她辞职了?为什么辞职啊?」
 
  「说是要回国了,你今天下午能不能过来啊?给我个准话啊,别一天天神龙 见首不见尾的。」
 
  我和他说我去不了,然后挂断了电话。
 
  原来她的学期已经结束了,按摩店也辞职了,难道说真的要回国了吗?此时 我突然想起那晚她在情人港说的那句话:「愿此刻永恆. 」
 
  突然我感觉大脑像被雷击中了一样,原来她本来就是要离开悉尼的,之前不 是还说等语言学校的课程结束之后上大学的吗?
 
  我也顾不上上课了,收拾收拾东西和老师道个歉就坐车去她家了。在车上我 给她打电话:「我半个小时后到你家,方便吗?」
 
  她吓了一跳:「不是约的下午到吗?我刚起床,还没化妆呢。」
 
  「我有急事想问你,就翘课过来了。」
 
  「哦,那好吧,你到了之后按门铃就行。」
 
  到了她家楼下我反倒有点紧张,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她的家门,她要回国了, 我之前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我应该松一口气才对,可心里就是难受,我知道 我开始爱上她了,我现在才知道斩断情丝心有多痛。
 
  出了电梯她已经在楼道里等着我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时间气氛有点尴 尬,她领着我进屋,她租住的是一个一居室的单位,没有和别人合租,看起来不 像缺钱花的样子,我坐在饭桌旁的凳子上,有点局促。
 
  五月份的悉尼已经开始转冷了,她穿着一条厚厚的运动裤,上身穿一件白色 薄毛衣,头发还有点湿,好像是刚刚洗完澡。
 
  「让你见笑了啊,家里有点乱。」
 
  「没关系,很好,比我平时整洁多了!」
 
  「上次去你家看你家很乾净啊!」
 
  我挠了挠头发乾笑了几声:「我的室友为了欢迎你,特地收拾的。」
 
  她没有笑,直直的看着我:「真没想到一个短信就能把你招过来,我还以为 你懒得见我呢。」
 
  我深吸一口气,决定和她坦白了:「我不是懒的见你,我是不敢再见你了, 我是个坏男人,我在国内一直有女朋友,这段时间都是在脚踩两条船,那天在我 家和你……和你做爱后我迷上你了,后来在情人港我们在一起我感觉像是恋人一 样,我喜欢这种感觉,同时又害怕这种感觉,我也怕你会越陷越深,因为我们註 定不能长久在一起的。」
 
  「所以你乾脆躲起来了?」
 
  「是的,我不敢告诉你我有女朋友的事,虽然我脸皮很厚,但我也知道这种 行为很无耻,今天我知道你准备回国了,我的心里很难受,我忍不到下午了,所 以就直接赶过来了。」
 
  「你已经知道我要回国了?」
 
  「上午刚知道的,你准备回国待多久?」
 
  「我不准备回悉尼了,这次是永远的离开。」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说什么,我好想求她不要走,但此时的我连挽留 她的资格都没有。
 
  「啊,回去好啊,回去好,不用背井离乡的在外面遭罪了!」
 
  「听到我要走了你是不是松了一口气?不用担心我们俩的事,东窗事发了被 你国内的女朋友发现了吧?」
 
  「我不想让你走,但我没有这个资格,回去对你来说是好事,你是个好女孩, 你应该回到你的家人身边,让他们疼爱你,保护你,不用再在悉尼风吹雨打的。」 
  「其实听到你说你有女朋友我挺高兴的,起码你不是因为厌倦我了而疏远我。 
  我以前挺胖的的,从小到大我的外号都叫胖妞,男同学经常取笑我,女同学 也不愿意和我玩,那时的我觉得我自己就是个丑小鸭,只不过丑小鸭会有变成白 天鹅的那天,而我似乎永远没有变得漂亮的那天。所以我的内心很自卑,从小到 大我都是男生眼里的笑话,女生眼里的跟班,我不奢求自己有很多人喜欢,只要 有一个男孩喜欢我,认为我漂亮的,对我来说就足够了。后来上了高中我认识了 我现在的男朋友,他是大我一届的学长,他对我很好,老是夸我漂亮,我知道我 不漂亮,他只是为了哄我开心,但是我还是很高兴,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 
  「等一下,我脑子有点跟不上你的节奏了,你也有男朋友?」
 
  「是啊,吓了你一跳吧?所以我根本就不是你口中的好女孩,我也在脚踩两 条船。」
 
              【未完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11-19更新.